第233篇:家鄉的古橋

日期:2016-12-19,農曆十一月廿一,星期一
地點:西貢
開始時間:12:20
結束時間:18:20

安平橋的黃昏

龍哥的艇在白沙洲附近停下,阿邦,何西都趕快放下釣組。

今天的魚訊稀疏。

「米克跟我說,要我一定要試試上龍哥的艇。」何西充滿喜悅地說。

「嗯~米克,畢業了吧?」忽然想起這個摘A小子。(見第119篇:摘A小子

手握著魚絲晃了兩下,仍然未有魚訊。

「副6號絲是否太粗呢?」心想。

西貢一片藍天,沒有一朵雲。

忽然,何西有動靜。

超好吃的高山娃娃菜

「阿嬤,給我講故事。」吃過午飯後,我說。

上週在鄉間度過。「故」事,以前的事。

「以前的日子好艱苦。」一百歲的阿嬤,本來坐著有點睡意,忽然精神起來。

「那時家裡人多,又沒有吃的,要去採人家的蕃薯,每人只夠分一小塊。」阿嬤續說,「也不夠穿,撿些樹葉來穿起,不夠暖也走不遠,樹葉會掉的啊。」

這段故事比之前聽到的年代更久遠,把我帶到一個難以想像的時空。

只見何西有異樣,手絲畢直。上水,是…

「好大條紅魚啊!」是斤頭的貨色,這陣子不常見。

今天船上都用手絲。龍哥轉位後不久,我換了一副1.75號的幼絲。

「卡,卡卡!」忽然,魚訊來了,而且清晰,幼絲似乎是一個關鍵。

「哈哈,看我的龍抓手吧!」心想,分明是「龍門弄魚」。

家鄉有一條古橋,名叫「安平橋」,又稱「五里橋」。那天下午,趁阿嬤睡覺時出來走走。

安海的閩南食品店

「這裡的水是淡水還是鹹水?怎麼有這麼多蘆葦?」心想。

再往前走,有兩個師兄在撒網。

「網到魚嗎?」好奇地問。

「好多呢,看!」師兄指著水邊放魚的網子。

「那,好像是,淡水魚…」心想,可惜在橋上看不清楚。

維基說,五里是古代的度量衡,安平橋實際長約兩公里,連接水頭和安海。

「伏,伏!」對手似乎有些份量。

上水,是一條十兩的頭鱸!

未幾,阿邦也有異樣,回了多手絲之後,一條頭鱸又上水了。

「好極,兩位都釣到不錯的魚。」心想。

「卡,卡卡卡!」忽然,一道急速的魚訊來襲!

「亢龍有悔!」這招一出,感到對手的力度比剛才的更猛!

一水之隔的安海,相比水頭更感整潔。走進一間貨品種類繁多的閩南食品店,十塊錢買了盒小魚乾。

在鎮內走著走著,想坐公車但又不懂在甚麼位置上車。

「那麼最穩當的,當然是…」心想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對手發惡了。

「高生,要撈箕嗎?」龍哥一眼關七,對船上各人的動靜了然於胸。

「要!」一手一手上絲的時候,真的非常興奮。

上水,是一條斤頭的「牛屎鱲」!

毒王的牛屎鱲

「今晚真是發夢都笑出來了!」我開懷地說。

最穩當的,當然是走安平橋。

「卡擦!」看著夕陽在橋的左上方,美得像一幅畫,忍不住要拍張照。

「明天要回港了。」心想。

在港的時候,心裡惦記著阿嬤;待了幾天,又想著回港。

「人生真是充滿矛盾啊!」真無奈。

那天晚上,吃著清炒「高山娃娃菜」,蒸桂花魚,喝蘿蔔肉排湯。

高山娃娃菜超好吃。

「阿嬤,過年後我會再來的。」我說。

這天晚上,我帶走了那條牛屎鱲,跳上了往坑口的小巴。

「阿嬤,過年後我會再來的。」心想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