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篇:盪劍勢

日期:2016-12-28,農曆十一月三十,星期三
地點:西貢
開始時間:12:15
結束時間:18:30

毒王的兩斤半沙巴

「毒王,我們去不敗魚排嗎?」美兒休息了好一段日子,顯得得別興奮。

「不,誰說的?」我說。

「我只是猜猜而己。波仔說去了不敗三次,釣到的泥鯭一次比一次多和大啊!」美兒說。

「波仔?啊,青波巧!你叫他波仔嗎?」竿兒們之間的交流真是有趣極了。

「是啊!波仔告訴我設計師給他定了目標,就是超過三斤的鱲魚。那麼我們去那兒?」美兒續說。

「我們出東水,上龍哥艇。」我說。

天文台說,今天氣溫下降至攝氏十三度。

「一水」沒有反應,龍哥轉位到附近不遠處。「不遠」,五十公尺。

「這個區域有沙巴啊!」我說,龍哥釣的水域不大,但位準,那裡有甚麼「特產」龍哥清清楚楚。

處長和果頭相繼放下蝦餌。

「美兒,看你了。」勾了蝦餌,把釣組放下海。

海底非常靜。

「毒王,看招!」美兒忽然說。

「啊?甚麼?」我一時摸不著頭腦。

「盪劍勢!」美兒的竿腰向上一揚,把海底的餌拉高了3呎再放下。

「你…」我似乎跟不上節奏。

「毒王,你忘了這一式嗎?用來吸引附近的魚啊!」美兒笑著說。

「呀,我記起了。是啊,這招少用了。」竟有點不好意思。

海底仍然很靜。

西蘭花沙巴球

「毒王,我們再來一次!」美兒說。

「好吧,看招!盪~~劍~~~噢,勾著石!!」正試圖把竿拉高的時候,忽然拉不動了。

「毒王,小心呀,那不是石,是…」美兒正說話的時候,那塊「石頭」竟自己走動。

「悔劍勢!」我們不約而同地叫了出來!

「伏伏伏伏伏!」嘩,對手發惡了,似乎想告訴我們:「你知道我的來頭嗎?」

「毒王,不行了,變招!」美兒急了。

「讓劍勢!」美兒的竿腰彎得非常厲害,硬接了對手一招。

不過這一來倒化解了對手不少的力度,讓我把握時間回絲。

「伏伏伏,伏伏伏!」上了幾手絲,對手又發惡了!

「好傢伙!!!!讓劍勢~~~上劍勢~~~!」逼著連發兩招,再回幾手絲。

魚身漸現,噢,那是…

青蒸沙巴頭腩

龍哥的撈箕一出,一條兩斤半的沙巴躉被捕了!

「又為東水除害啦!」我們都笑著說。

沙巴躉在生倉內游到底層,找到一個安身之處。

不久,龍哥轉位,我再放下魚餌。

「毒王,再來!」美兒打個眼色。

「好,來吧!盪~~劍~~~勢!」把餌拉高三呎,再緩緩放下。

「卡卡!」神奇地,魚訊又來了。

忽然,魚訊緊接而來是大咬!

「上劍勢!」這一式感到對方有些力度,但未夠火候。

上水,是一條約八兩的芝麻斑。

之後,海底又靜了下來。

「每個釣點好像只有一條魚!」我們打趣說。

轉位到「高速公路」之後,果頭使出中通功。

忽然,中通竿頭有異動!

「是油追!」魚未上水,龍哥似乎已看透了對手。

果頭一手一手地攪,龍哥的撈箕在旁等候。

上水的,果然是一條斤頭的油追!

之後,海底又再靜下來。

再轉位之後,輪到處長有動靜了!只見處長急速地回絲,會是甚麼魚?

「噢!蟹也讓你釣到?」上水是一隻石蟹,比手板還大。

氣溫愈夜愈冷,上岸後我們趕緊去龍船餐廳吃飯。

那條沙巴變成了兩大碟:西蘭花炒球,和清蒸頭腩。

吃完飯我們還去了「滿記」吃甜品,聽處長講那一套「有質素的食物怎樣補充身體細胞質的成份」的理論。

店子外放著街燈式暖爐,我們在它旁邊坐了下來。吃著說著,由甜品店子出來時,感到暖極了。

「毒王,如果今天波仔出擊就好了,可以讓他一展筋骨。」在小巴上,美兒說。

「唔,也是的,不過,我未習慣用筏,用得不純。」我說。

「那麼,誰人可以用筏上得到?」美兒好奇地問。

「噢,多著呢,那個秘密組織的其他成員,個個都可以~」我故作神秘地說。(註)

美兒微笑著。

 

(註:見第231篇:秘密組織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