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篇:流浮王國

日期:2017-01-02,農曆十二月初五,星期一
地點:流浮山
開始時間:10:00
結束時間:18:00

碼頭的蠔排

「林三兄,下週一『考古團』希望到流浮王國拜會,可否借貴寶號的咆哮獸一用?」在網上找到王國的運輸大臣,立即用「話事鴿」聯絡。

「考古」者,考究「金古」出沒之處也。(金古,又作「金鼓」)

「咆哮獸乃王國奇物,算你五百兩銀一日吧!」林三為人爽快。

「謝甚,煩留兩匹。」我高興地說。

早上九時多,王國熱鬧非常,國民忙碌地幹活。有賣乾貨的,有賣蔬果的,當然少不了賣王國的特產…

「請問蠔仔怎賣法?」所謂蠔仔,直徑三吋,已是最細的了。

「四十兩銀一斤。」婆婆說,我稍為猶豫。

「先生千里迢迢到訪,豈在乎區區四十兩?」剛巧長老經過,悠然地說。

「那要一斤吧。」我說,想著江湖傳聞,此物乃「金古」最愛。

通往王國碼頭的小路非常濕滑,搬運海鮮的手推車穿梭其中。

「讓過,讓過!」手推車內是大水桶,裡面是數斤的大魚,車經過時水花四濺。

「幸好穿了水靴。」心想,地上的水有四吋高。

「毒王,這裡的蠔更高質啊!」不記得是那位「考古學家」說了,但明顯近碼頭那些檔子的蠔是現買現開的。

碼頭早上

正值早上水位低,沿岸一片泥濘,更覺水靴大派用場。

「是林三兄嗎?」遠遠看到林三,趕緊揮手。

「你們分兩批上吧。」林三說,原來要先上林三的坐騎,載我們到海中坐咆哮獸。

頑童,揪哥,阿文,和處長一組,果頭,班長,亞瑟王和我另一組。

駕著咆哮獸出發了

「啪啪啪啪啪啪~噠噠噠~。」只見班長把韁繩一拉,咆哮獸立即發出驚人的巨響。

「出發啦!」對於考古學家來說,王國最出名的,莫過於這一大片水域,和其上一望無際的蠔排。

「那蠔排有隻海鳥啊,就在那裡試一試吧。」我說。咆哮獸駛近時,海鳥識趣地飛走了。

「這裡水好淺啊。」我們都說;水深大約一尋。

「嗖!」只見果頭把絲拋出,然後一道內勁自掌緣慢慢逼出,那支海竿不是平日在東水用的中通竿。

忽然,海竿大彎,只見果頭急急回絲,眼前閃閃銀光!

「噢,好漂亮的黃腳鱲啊!」我說。

可惜,手上的「波仔」毫無魚訊。等了好一陣子,我們決定出征王國大橋的西面。

「啪啪啪~噠噠噠~。」

王國的西部通道大橋

又停下不久,亞瑟王手上的筏竿忽然大彎!

只見亞瑟王不慌不忙地回絲,上水,又是一條標緻的黃腳!

「似乎大家頗有醉翁之意。」心想,「如為考古,理應用蠔肉作餌,但各人卻樂用青蟲不疲。」

不過,波仔的蠔肉良久也沒有反應,還是給他換了青蟲。

「卡卡!」忽然,竿頭一彎,立即抽了一下,回了幾手絲。

是一條手板大的黑沙鱲。

王國的蠔排

再轉位的時候,果頭的竿出了狀況,竿頭斷了。

「不如駛前一點吧。」果頭說。

停下不久,果頭又發功,竿斷之處竟隱藏暗勁。

忽然,竿又大彎,果頭緊張地回絲,上水是…

又一條尺嗎甚佳的黃腳!

咆哮獸這天表現中規中矩,雖然有一段時間發了點脾氣,不肯動,也許怪我們是新手吧?

王國的黃昏

黃昏來到,我們匆忙地回程,不一會來到咆哮獸的獸欄。

這時,大臣派來一位使者接我們回碼頭。

「今天魚穫怎樣?」使者問。

「有些黃腳吧,釣不到金古。」我們說。

「嗯,有聽過咆哮心法嗎?」使者問。

我們都搖搖頭。

整天魚穫

「那是釣斤頭金古的法門。第一,不要用布線,要用幼碳絲。第二,用蠔肉作餌,放到蠔排養蠔那些串串底部剛觸及之處。一分鐘內有就有,沒有就走,駕著咆哮獸轉另一個排,如是者逐個排去試。我一個人駕咆哮獸,很快就釣到好幾條。」使者說。

「原來如此。這裡有多少個排啊?」我好奇地問。

「兩萬個。」使者想也不用想便回答。

「好厲害啊,今天真不枉此行。」我睜大了眼睛,默默背誦著這心法。

「讓我再傳授你一套釣大黑立的古法吧,秘訣是…」聽使者娓娓道来,原來王國竟隱藏那麼多的奧祕!

「難得大俠傾囊相授,借問高姓大名?」我既感激,又誠懇地問。

「區區小名,何足掛齒?上岸吧!」大俠道。

「那麼就此謝過, 後會有期。」我說。

王國的晚上別有一番境象;海鮮酒家,燈火通明。

「一分鐘有就有…」毒王在想著,

王國的奧祕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