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篇:走著走著,就不那麼痛了

日期:2017-01-21,農曆十二月廿四,星期六
地點:青馬一帶
開始時間:08:15
結束時間:17:15

西水的石狗

「呀~~~」踏上第一步,一種熬人的痛楚訊號,直刺大腦。

粉嶺運動場裡有這麼的一段「寸步難行」的路。

「救命~呀~」心裡叫著,這次是左腳。

昨天還在「不省油號」上,船因大風往西行,穿越青馬大橋。

過了嘉頓,引擎聲漸漸收細。

「放餌!」校長一聲號令,各人自然不敢怠慢。

「卡卡!」餌到底不久,「極仙」便感到有魚訊。

「這種魚訊,真是九十九點九是…」心想。

上水,果然是一條橙紅色的石狗,顏色鮮豔得緊。

「西水石狗,果然名不虛傳!」心想。

忽然,在船右側作戰的師兄大衛,正在吃力地頂著對手的拉力。

這時,船家已拿著撈箕侍候。

「呀~真要命啊~」第三步,腳趾及腳板中間位置發出痛楚,汗也發出來了。

「前面的路仍漫長啊~」心想。

只見大衛耐心地絞著,一手,兩手,讓一下,又再一手~

然後,船家把撈箕放到海中。

「嘩,很久也沒有釣到這麼大的!」撈上來的,竟是一條五斤半的細鱗。

這級數的魚,拍照後不久,自然被邀進了「貴賓廳」。

所以說,這裡的高材生特別多。

「卡卡卡!」今天的魚訊非常密,教極仙忙過不了。

上水,是一條七吋的石狗,併在其他石狗旁,自然是「大哥」了。

整天下來,大約有四十條石狗,收穫豐富。

「這是金華火腿嗎?」回程時,大家都跟大衛說笑,那條細鱗放在22L的冰箱,露出一大截尾巴。

「如果碰到友叔就好了。」走在海濱路上,忽然想著,友叔或者有興趣收留這批石狗。

「呀~」不經不覺走了數十步;還差幾步,就走完這條卵石路。

原來走著走著,就不那麼痛了。

穿回皮鞋,走在平坦路上的感覺特別美好。

粉嶺運動場的卵石路

「唏,毒王!」忽然,迎面而來的是…

「噢,黑人!有興趣收留這批石狗嗎?」打開冰箱,鮮橙紅色的石狗仍然漂亮。

「不了,現在趕著有節目啊。」黑人笑著說。

看著黑人遠去,想著這晚唯有自己處理魚穫。

戴上膠手套,讓水龍頭微微開著,把剪刀拿在手。

洗呀,剪呀,把骯髒的部分去掉~

「呀~救命啊!」忽然不小心,給背鰭刺個正著,直穿透了手套的乳膠。

跟泥鯭比較,石狗還顯得溫純一點。

「第七條了。」毒王想著,

看著那小堆石狗山。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