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篇:咆哮歲月

日期:2017-01-31,農曆年初四,星期二
地點:西貢內塘
開始時間:09:30
結束時間:17:30

龍潭的咆哮獸

「駕馭這小咆哮獸相當容易,」草魚先生一邊說,一邊握著鞭子。

「首先是起動,鞭子上的刻度要調整到正中,然後拉這條韁繩。」

「啪啪啪~噠噠~」咆哮的聲音,表示隨時可以走動。

「鞭子可以轉動,控制快慢。如果咆哮獸不肯起動,按一下這個腦清穴。」草魚先生指著說,

「相反,如果要立即停下來,就要捏那個穴。」在腦清穴旁,有個灰白點。

「這個穴叫甚麼名字?」我好奇地問。

「承山穴。」草魚先生說時跳下咆哮獸,跟我們告別。

「龍潭」的小咆哮獸體型較流浮王國的細小,只載兩人。我的載著果頭,頑童自己一隻。(見第237篇:流浮王國

「啪啪啪~噠噠~」

「我們去那裡好呢?龍哥的排口?」忽然出現「選擇困難」症。

「龍哥的排口相當窄,不容易找,我們自己四週走走試試吧!」我說。

在水警基地近岸處停了下來,我們開始作釣。

忽然,頑童在遠處招手,原來已經上了一條石狗。

「卡卡!」這時,美兒也感到有魚訊。

「上劍勢!」這時,感到對手有一絲爆炸力,但不持續。

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烏絲。

之後因為沒有魚訊,我們決定向東行,往「果排」。

「啪啪啪~噠噠噠噠噠~」騎著小咆哮獸的感覺很有趣,四週的景物既熟悉又陌生。

「自己驅馳的感覺真是兩樣!」心想,陌生是因為要留意的地方忽然多得很呢;附近有沒有礁石啊,有沒有快船駛過啊。

「在這裡停好了,不要太近。」果頭說水太淺,那個位置我們曾經釣上一條斤頭鱸魚。(見第176篇:快釣一小時

中午時分,我們在大網仔對開,坐著坐著開始有點冷。

「不如開飯囉!」不記得是那位天才說的。

我們兩艘船先縛在一起,然後逐個飯盒遞上。

打開那盒「盅頭牛肉煎蛋飯」,澆上另包的醬油,趁著飯還有餘溫的時候吃著。

「真是天下無敵!」心想,坐上這種奇珍異獸,且在龍潭尋寶,又吃著如此美味的極品,實在…

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詞。

毒王的沙鑽

「我們去Outward Bound吧!」飯後,我們豪氣地說,決定走更遠的路。

Outward Bound 是一個非常靜的私人碼頭,過了碼頭界線的內灣是沙鑽出沒之地。

忽然,果頭有動靜,上水,是一條…

小瓜杉。

「卡卡!」又輪到美兒了。

上水,是一條沙鑽。

傍晚未到,我們往近岸的遊艇區試水。

忽然,頑童有異樣,只見回了幾手絲之後,一條尺碼不錯的扯旗鱲上水了!

去找有魚可釣的地方是另一種樂趣。

「這裡一共九百六十兩銀子。」上岸之後,如數付了兩隻咆哮獸的租金,草魚先生說平日價錢是三百六十兩銀子租一隻。

據說香港除了流浮王國,西貢龍潭之外,還有至少兩處地方發現咆哮獸的踪跡。

「啪啪啪~噠噠噠~」毒王在公車上竟睡著了;但那咆哮的聱音,就像歲月一樣,

縈繞在心。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