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篇:水頭的摩托

日期:2017-03-28,農曆三月初一,星期二
地點:不敗魚排
開始時間:10:00
結束時間:18:00

鄉間的蝦煎

「卡,卡卡!」青波巧忽然捕捉了一個魚訊,力度不弱。

「毒王,小心!」波仔一發聲,整枝竿出現一個小弧形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怕一號子線支撐不住,不敢硬接這一道力,唯有順勢回絲。

「去時代新城。」由阿嬤家出來,跳上水頭鎮的摩托車,雙手緊握著車尾,跟司機大叔說。

「噗噗噗~」摩托在廈盛路穿梭,有時超越前面的私家車。涼風撲面,夾集了一點兒濕氣。

鎮內的主要公共交通工具是摩托車(大巴多走鎮和鎮之間)。前年還見到紅色「摩的」,即是摩托外面加了個長方形紅色鐵皮外殼,但去年已消失了,據說是因爲安全問題。

摩托沒有里程計,一般距離不到兩公里要五元人民幣,距離稍遠的,七元。摩托司機多聚集在大街的交匯處,又或者多人出入的地方,例如超市門口,旅館門口。

這趟回鄉,用「携程」買了動車票。因為擔心網上安全,用香港便利店買的「借記卡」付款,這種卡的好處是付款方式跟信用卡一樣,但可以用手機的應用程式即時授權網上交易。

下車時有涼意,走進電影院取暖。

「有次阿嬤帶著你上菜市,竟走失了找你不著,」阿嬤這晚精神,已經一百歲了,思路仍然清晰,「幸好給好心的鄰居發現,帶你回家,想起來仍然好驚啊。」

「沒有事了,阿嬤,我現在不是好端端的的嗎?」我笑著安慰說,心想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。

回了幾手,又擾嚷了一回,一條比手掌還大的泥鯭上水了。

「波仔,好波!」我笑著說。

電影院上映著「金剛骷髏島」,那些巨型蜥蜴的樣子太討厭了,

「金剛,快給我了結那傢伙!」毒王看得投入。

忽然覺得,這一刻真溫暖。

深圳往廈門的動車

整個下午的泥鯭不多,還剩下一小時,不敗排上的高手上了不少烏軍。

「算了吧,拿它一條半條也好!」心想,遂收起波仔,拿出手絲走往烏軍戰場。

可惜好一會兒也未見烏軍出現。

「這副絲太粗了,怕烏軍不上當。你且戰著,我另縛一副釣組給你。」不敗忽然出現,在戰場旁伸出援手。

一副呎長的號半子線接上了手絲,不敗更細心地把線花纏好在鉤上。

「過來這邊,這個位多。」不多久,戰場上一位前輩笑著邀請。

「謝謝你啊,師兄。」盛情難卻,更何況上次的經驗是:好位難求。

「我們以前要自己養雞養鴨才有這些吃的。」阿嬤回憶著。

「阿嬤,那養雞鴨餵食甚麼?」我好奇地問。

「番薯皮啊,那有甚麼給牠們吃。」阿嬤說。

「番薯皮?牠們吃嗎?」我無知地問。

「當然了,沒得吃甚麼也吃!你知道嗎,吃這些東西的雞鴨比吃好料的還補身啊!」阿嬤一派專家口吻。

忽然,水底下有一道明顯的魚訊拉著餌。

「亢龍有悔!」一扯之下,一道重拉力出現了!

「好極!」心知中魚,於是一手一手,不徐不疾。

一斤二兩烏頭

「很久沒有看到兩個孩子了,帶來給阿嬤看好嗎?」吃著炒米粉的中午,阿嬤問。

「好的,阿嬤。」我說著,心裏也籌算著。

「不要騙阿嬤啊!」阿嬤開心地說。

上水,是一條一斤二兩的烏頭,使勁地拍動魚尾。

動車開出,四個小時已回到深圳北站。

單手揹著軍袋,走上樓梯級,感受那尚算「年輕」,可以自由行走的日子。

「不要騙阿嬤啊!」阿嬤開心地說。

「不會的。」我應著。那一刻的炒米粉,

忽然咽不下了。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