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篇:時間織出了繁星

日期:2017-04-04,農曆三月初八(清明),星期二
地點:宋崗,螺洲
開始時間:09:00
結束時間:17:15

毒王的雞魚

自鄉間回港,忽然多了一份火車情意結。

「這裡有雞魚!」船家冒著大東風,仍然向東走,在橫瀾和宋崗之間停下。

「美兒,你看,是橫瀾啊!」自從跟了何西上排,又被筏狂「毒」了買筏竿之後,多了帶「波仔」上排,少了帶美兒出海。

「輕聲點啊。」釣組下降的時候,美兒認真地說。

海底下隱隱有魚訊。

所謂「火車」,現代化的叫「列車」,高速的叫「動車」,「高鐵」,「子彈火車」,各式各樣的名稱。好想去一次長途的,一張軟臥票,一個天冷的日子,在車廂看看書,沿途「洗洗站」,拍拍照。

聽說有一班由北京開往蒙古經西佰利亞,經貝加湖(全球最大的淡水湖),最後去到莫斯科,編號K3的列車仍在行駛,且仍沿用五十多年前德國製造的綠色車廂。

「是六天的行程啊。」心想,逢星期三出發,星期一到目的地,「如果真的到了莫斯科,起碼住它一兩天才回港。」

船搖得厲害。聽說每年四月,雞魚會由南中國海遊經香港水域。

「卡,卡!」忽然,魚訊出現了。

「悔劍勢!」美兒這一式「橫瀾竿法」已經揮灑自如,美妙得很。

喜歡坐火車,也許是因爲那種閒適的時間和空間轉移的感覺吧。

在晚上,穿過西伯利亞,抬頭看看夜空,隨便找一顆幾多個光年外的星,跟它輝輝手;

猜想在那方,如果用超級望遠鏡,或可看到自己的過去,甚或仍末出生的年代。

每一點星光,來自不同的遠古年份,它們在宇宙中無止境地穿梭,就在同一時間,穿過了瞳孔,完成了那星賦予的歷史任命,証明自己曾經存在過。

「這些星, 雖然讓我同時看到, 但看到的只是它們不同時間的過去, 也許有些已經不存在了。亅 毒王在想, 繁星只是時間交織的幻影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海底忽然出現一道飄忽的力度。

上水,是一條十兩的雞魚,身上有一種複雜的金屬顏色。

「美兒,做得好。」我笑著說。

這天再沒有釣到雞魚。

「嘟嘟~切切鋼~切切鋼~切切鋼~」氣笛在腦海中響起。

等待著一個天冷的日子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