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篇:那時,很想有一盞油燈

日期:2017-05-20,農曆四月廿五日,星期六
地點:西貢橫洲
開始時間:08:20
結束時間:17:00

黃泥洲一帶

曾經見過一種燒碳棒的暖手器,那時大概讀小學吧?

手板大的金屬盒子,外面包著絨布,裡面有一層石綿;用的時候,把一條碳的一端燒得通紅,然後放進盒子,把蓋合起來,放進校褸的口袋,在呼氣變白的寒冬,看到同學帶回學校特別羨慕。

根叔在黃泥洲和光頭排之間徘徊,奔哥和我也上了不少烏絲。

忽然,根叔動作稍大,不一回,一條像樣的沙立上水了。

「根叔,厲害啊!」最愛看到根叔那得意的表情。

天色陰暗,但不至於下雨。看似不冷,但一件像樣的風褸是少不了的。

冷天出海的日子,暖手器是恩物。年多前見過有種暖手器用電油燃燒,像打火機般大小。

「呵呵呵!毒王,我們又見面啦!」十一點左右,浪怪忽然現身,海面開始大湧,船身搖擺不定。

這天烏絲特別多

「浪劍勢~」把釣組拋出的時候,卻有種不就手的感覺。

「毒王,是否枝竿太長?」奔哥問。

「是啊,極仙在快艇上比較不方便。」在快艇上用美兒是最好的,我認為一點三米或以下的竿都可以。

「呵呵!毒王,你打我不著呢!」浪怪得意地說。

「別得意,看招~」把極仙拉後,然後把內力貫注到竿尖…

曾經想擁有一部望遠鏡。嚮往那種忽然把遙遠的世界拉進眼裡的感覺;也許帶著一點兒偷窺的意識,想看看到底這個世界那裡又藏著那些秘密。

「是了,後來爸爸真的買了一部望遠鏡,就在那床頭櫃裏。」忽然想起來。

好多個晚上,夢見舊居的房間,那個小小的床頭櫃抽屜,收藏了許多寶貝,但夢裡總看不清楚裡面有些甚麼。

「哎喲!」浪怪中招後,靜默了一回又再在遠處出現。

根叔到了橫洲,放餌不久,奔哥似有異樣,只見神色略凝重地回絲。

「噢!」終於現身了,上水是一條兩斤級的雞泡。

「這麼重,還以爲是好東西。」奔哥笑著說。

根叔再轉位之後,海底忽然活躍起來。

這時,奔哥又有異樣,專注地一手接一手。

「嘩,好大條三鬚!」上水的是街市裝,顏色竟有一種懷舊感,也許是那不同層次的啡紅色吧?

「第一次釣到這種魚。」奔哥開懷地說。

忽然,有個古怪的魚訊。

「毒王,留神!」美兒溫馨提示。

「上劍勢!」竿腰輕輕一帶,立即有度綿綿不絕的反抗力。

上水,也是一條三鬚,比奔哥的略細小。

今天的三鬚和其他魚

曾經想有一盞油燈,是那種手板高,玻璃罩裡有條金屬咀,咀內藏著一條燈蕊,燈柄旁邊有小轉環調整燈蕊的長短控制光度的。

「如果倒滿油真的可以燃點很久嗎?」那時我在想。

或者在出海回來的晚上,把它點著,把生活點著。

就像現在這樣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