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篇:馬頭角的十三街

日期:2017-06-09,農曆五月十五日,星期五
地點:西貢滘西洲一帶
開始時間:12:15
結束時間:19:00

馬頭角十三街

「要枝大水。」天氣炎熱,在鷹揚街附近的士多,有個背心大漢來買樽裝水。

「給我一枝細水吧。」我說,一公升夠我走兩小時的路了。

在腦海的深處有一段記憶,在譚公道外婆的家裡,阿姨送給我一支小小的「太空吹波膠」;捏一小撮膠包在約三吋長的黃管末端,稍用力吹,一個小小薄膜球便慢慢地變大,變大…

龍哥在白沙灣出口附近停下。

「這裡有泥黃啊!」筏狂說,「不過,很久前跟龍哥釣過後再沒有踫上了。」

「往事只能回味。」莊臣淡然地看著遠處。

呻一口茶,再看看美兒有沒有動靜。

「毒王,海底有些異樣~」美兒說。

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世界。記憶中阿姨愛在附近買臭豆腐,放甜醬,放辣醬…

記憶中有間冰室,賣金蓋奶,玉泉忌廉,西多士。

譚公道走了一遍,見有間冰室,但好像不是記憶中的那間。再走北帝街,然後又回到馬頭角這條大道上,享受那種走路的感覺。

「噢,真漂亮,要拍張照。」走到了「馬頭角十三街」的舊樓區,每一幢七層高的樓房的顏色都不同,襯著難得的藍天白雲,別有一種美。

第一條橫街叫「龍圖街」,向前行自然是「鳳儀街」,之後就是「鹿嗚街」和「麟祥街」了。

「給我一枝細水吧。」我說,走到鷹揚街時,有點渴。

海底真的有些異樣,但又不似是魚訊啊。

「美兒,不如盪盪劍吧?」我笑著說。

「好!一,二,三,盪劍~~」我們數著,忽然間,感覺不妙。

「毒王,小心啊!」美兒大叫。

「噢!天!悔~劍~勢~~~~」印象中未試過盪劍勢去到一半要變招的。忽然感到有道內力急速回流體內,有種納悶之感,唯有暗下催迫它轉向。

「伏伏,伏伏伏~」對手這時毫無懼意地展示那天賦的蠻力。

「上~劍~勢!」這時,美兒竿腰忽地變招。

「要撈箕嗎,毒王?」莊臣問道。

繼續向前走,「鵬程街」,「鴻運街」,「蟬聯街」,「燕安街」儘都是車房,雜貨店,小食店。

「要撈箕嗎,毒王?」莊臣問道。

「噢!要!」我說。

這時,對手現身了,莊臣的撈箕一伸,一條斤頭的青斑上水了。

毒王的斤頭青斑

「下次十秒內不見毒王回應的話,準備好撈箕準沒錯的。」莊臣笑著說。

「嗯~」我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。

有時真不明白自己的反應為什麼老是慢一拍,不,是慢幾拍的。

不久,龍哥轉位,到了「重慶大廈」。

「為什麼沒有魚類名?」過了「駿發街」,「鶴齡街」,然後到了土瓜灣道。

「唔,爸爸曾經在這裡上班。」對面不遠處是九龍城碼頭,曾經有載車的渡輪。

忽然,筏狂的竿有異樣!

只見筏狂拉了一個漂亮的弧度,充分展現了筏竿那種柔韌美。

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黑沙。

整天魚穫

那邊廂,莊臣和龍哥也開始發功。

「是雙龍取魚吧?」心想,龍哥最愛用這一招。

忽然,莊臣扯了一條黑沙上水,然後龍哥也扯了另一條上來。

這個時候,海底的魚訊豐富極了,我們都忙於應付黑沙黨的突襲。

夏天的太陽相當勤力,晚上七時仍在工作。

「筏狂明顯比早上精神啊!這兩天好好休息,喝多點水。」我說。筏狂今天帶病上陣,後天要飛大阪。

「是啊,你看,我吃了這麼多。」筏狂指著那碟吃了大半的飯,証明胃口不差。

這晚,出銅鑼灣的小巴只有我一位乘客。

由西貢開出彩虹,經過新蒲崗,橫過宋皇臺道,走在馬頭圍道。

「很久沒來土瓜灣了,明天要來走走。」毒王在想著,

那段遙遠,隱藏在某一個角落的回憶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