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4篇:泥鯭王的傳說

日期:2017-07-17,農曆六月廿四日,星期一
地點:西貢內灣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8:30

出發時烏雲密佈

龍艇在黑沙黨大會的偏廳停下。

「高生,可以在船頭背向坐。」烏雲在不遠處,龍哥早已穿上戰衣,給予提示。

莊臣和我急忙在船艙內取出「龍戰衣」被上,筏狂則出動「力保不濕」對抗這場暴風雨。

「嗒,嗒,嗒。」一陣寒風吹過,幾滴雨點打在背上,暑氣開始被驅逐。

「嗒嗒,嗒嗒,嗒嗒嗒,嗒嗒嗒嗒,嗒嗒嗒嗒嗒~嗒嗒嗒嗒嗒嗒嗒~」忽然,天空像開了大口,背部隔著戰衣給雨水密密麻麻地擊打著,一陣涼意直透心房。

「呼~~鳴~~」風在叫囂著,要跟雨較勁。

「幸好在內灣,浪怪很少出沒。」心想,要是身在火石洲,那就不敢想像了。

「毒王,水底好靜啊!」美兒說。

是的,本以為這個釣點會有黑沙,但這場大雨……

忽然,坐在船中間的筏狂有動靜,手中的TSUKASA劃了一個小弧形;只見筏狂沈穩地上了幾手之後,一條標緻的黑沙上水了。

「沙啦沙啦~沙沙沙啦~」雨水不停地打在背上,海面一片濛濛。雨水一大點一大點先在海面形成水珠滾動,然後加入成為大海的一分子。

「噗噗噗噗~」不久,這個釣點再沒有動靜,龍哥於是開動引擎,向西壩方向駛去。

出現了一些火點後,一切又靜了下來;龍哥轉去一個偏僻的近岸位。

「毒王,這裡的魚訊好古怪啊,急速但又不似是黑沙的。」美兒對魚訊最敏銳。

「那會是甚麼呢?」我對美兒的「專業意見」當然重視啦。

「唔,好像是~好像是波仔說的那種~」美兒說著的時候,筏狂的竿有異樣,拉出了一個像樣的弧度!

只見TSUKASA一起一收之間,柔中帶勁。不多久,龍哥的撈箕一抄,一條約25 公分的大泥鯭上水了!

「噢,這裡竟然有大泥鯭!」真的不敢相信。

「這是我釣過最大的泥鯭!」筏狂開心地說,「我還以爲到了台灣!」

「是啊,那些磯釣的視頻!」我說。

大泥鯭

「卡,卡,卡,卡卡,卡卡!」忽然,海底出現急速且帶侵略性的魚訊!

「小心啊,毒王!」美兒一邊叫著,一邊用腰發力。

「悔~劍~勢!」美兒使出了悔劍勢的一剎那,對手立即還擊。

「伏伏,伏伏伏伏~」這種力度真像樣啊!

「讓劍勢!」 對手中段再發力時,美兒不敢硬接,唯有轉攻為守。

回了幾手絲之後,魚身漸現,是一條約25公分級的泥鯭。

「好捧啊!這是我釣過最大的臭肚啊!」忽然「台灣」起來,這次輪到我展示燦爛的笑容了。

說著說著,筏狂的TSUKASA竟又有動靜,上水的,又是大泥鯭。

「坊間不是說泥鯭睛天才出來嗎?」不記得是誰說的,但的確聽說過。

正當這邊在應付大泥鯭之際,龍哥以乎踫上了新對手。

整天漁獲

「亢龍有悔~」只見龍哥極小心翼翼地使出這一式後,魚絲忽上忽下;莊臣拿著撈箕一時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
不多久,莊臣看準機會,手起箕上,一條斤多的紅魚上水了。

「海紅魚啊!」我們不禁讚嘆,那是鮮豔的紅色。

「黑人一定會說是放生魚的了,」我們都打趣著說,「連泥鯭也是啊!」

紅魚出現後,TSUKASA又中魚,這次彎得極不尋常。

筏狂全神貫注地應付這個前所未見的對手。

「噢!」忽然,魚絲鬆了,那是~

「應是巨型泥鯭。」筏狂說著,似仍在沈澱剛才的一幕。

釣到的,已是25公分。那走了的,應是泥鯭王了。

雨仍下過不停,上岸時,渾身濕透了。

「毒王,我們把紅魚蒸了吃,好嗎?」筏狂誠意邀請。

「嗯~還是留待下次吧,想早點回家。」我帶著疲累地說。

「沙~~~」忽然好像聽到水的聲音,

可會是熱水花灑浴的聲音?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