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篇:炎夏,吃個鹹酸菜撈米吧

日期:2017-08-12,農曆七月廿一日,星期六
地點:不敗魚排
開始時間:09:45
結束時間:18:15

鹹酸菜撈米

「毒王,你的目標魚是甚麼?」今天果頭帶隊,約了提米,「A小子」米克和奔哥在太興早餐,話題離不開不敗排上最新的行情。

「我想釣黃立䱽,」我說,「那個位置有啊?」

「在大屋的底下,上次我起了條近斤頭的,處長那條應超過一斤。」果頭認真地說。

果頭釣魚,從來不馬虎。留意細節,且有自己一套堅定的信念。

「嗨,米克,畢業了吧?」翻查日記,上次見米克,是一年前「船家借寶」那局吧?

「嗯,還要讀半年。現在邊工作邊讀書。」米克說。

「那份工作跟主修的科目有關嗎?」我問,有些少賣老。

「嗯,有關。」米克點著頭。

「那好了,累積多點經驗。」我說。

前路是在努力工作和學習中走出來的。

說著,走著,上了不敗號不久,迎接我們的是一頭米白色的唐狗,遠遠看到主人來到便興奮地跳著,擺著尾。

把「東京灣船竿」駁好,拿了一盒「神仙蝦」徑自往大屋走去。

立秋過後,天氣繼續炎熱。

「媽,鹹酸菜怎樣煮?」或者因為炎熱,有天忽然想起母親煮的鹹酸菜。

「很簡單的嘛,把鹹酸菜用鹽水洗淨,切好,然後加番茄,魷魚,瘦肉,蝦一起炒就行了。」媽媽說。

「要加蒜頭炒嗎?」我問。

「不用,不過我會加一隻辣椒。」媽說。

媽媽弄了一盤給我帶回家,放進冰箱。第二天,把新竹米粉輕灼幾分鐘,撈上來放涼,再鋪上冷凍的鹹酸菜。

「噢,超好吃的!」這道「鹹酸菜撈米」好吃得難以形容,微酸帶辣,夾雜海產香,教人胃口大開。

超好吃

「卡卡!」魚餌剛放下,立即有魚訊,今天的魚兒胃口也不錯啊。

上水,是一條,小黃釘。

把牠拋回大海,再次放餌。

「卡卡,卡!」忽然,又有動靜。

緊握著竿柄,輕輕一抽,感覺到魚絲緊了瞬間又鬆了。

於是立即回了幾手絲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原來對手向上游,收緊絲時方展露實力。

「落劍勢!」東京灣的竿頭雖硬,但對手的力度似乎綿綿不絕,不好硬碰。

再回了多手,一道銀光若隱若現。

上水,是一條近斤頭的金頭鯛。

「做得好啊,噢,是了,給你改一個甚麼名字好呢?叫小東又好像沒甚麼新意…」我說著,卻想不出甚麼好的名字。

「毒王,我已經試過排上所有地方,這裡最多池魚的了。」這時,奔哥在屋旁的一個洞穴笑著告訴我,南極蝦跟仕掛在這裡像在南水般好用。

這個洞穴的池魚相當精明,空的仕掛放下去沒有反應。勾了南極蝦的話…

毒王的魚獲

「卡卡卡卡卡!」上水,是兩條良型池魚。

「吱嗡~吱嗡嗡~」忽然,一陣剌耳的聲音,在遠處小屋旁發出。原來果頭拿著池魚做餌,用中通竿拋出。

離遠只見果頭不停地回絲,不停地回絲……中通竿好像碰到有力的對手。

懶洋洋地在這邊釣著池魚,不經不覺大半天。

回程特別覺累,只有「話事鴿」忙過不停。

「我們有一百條池仔左右。」奔哥說。

「我在屋仔最尾的位置,第一條池仔鉤背被化餌;第二條池仔鉤咀被割掉一半;第三條池仔鉤背又被化餌,不這次鉤到魚,但即甩掉。每次都是中水托起來吃,前兩次勾不到,次次被化餌,可能是大雞泡吧?」果頭憶述著。

「用生池仔嗎?是的話就一定不會是雞泡。」何西回訊。

「是生池,但大魚沒理由勾不到。」果頭說。

「如果感覺在吃餌,要放多些少絲,等完全入扣才扯。」何西說。

「好,以後印證。」果頭說。

「哈哈,以後慢慢印證好了。」毒王在想。

打開廚房的冰箱,鹹酸菜早已吃光了。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