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篇:風與風之間

日期:2017-08-25,農曆七月初四日,星期五
地點:西貢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8:30

果頭在淺水區對付大魚

閉上眼睛,在管風琴演奏廳的一角,等待著那莊嚴的音符出場。

那是一個管風琴機構主辦的小型演奏會,表演者是一班剛完成訓練課程的學員。

「爸爸,這張票子給你。」小女兒說。

「好的,不過我可能晚上開會不能來啊。」我說,心裡十五十六。

當第一首樂曲奏起的時候,我忍著這幾天喉嚨的不適,靜聽著那種連綿的聲音。

也許是因為這種樂器多在所謂較「傳統」的教堂內才看到,又或者那些金屬管子的排列看來像一對天使的翼吧,彷彿感到這是每一位的表演者的「神聖時刻」,測試著他們的造詣,又或者說,更像「品格」的鍛鍊。

「咳,咳。」輕微地清了一下喉嚨。

「這裡是果頭走了大魚的位。」龍哥笑著說,在大頭洲停下。

十號風球「天鴿」過後,四週亂糟糟的。這裡離碼頭遠,水質甚好。

「吱嗡~吱嗡~吱嗡~」果頭的中通竿今天忙過不了,在「一水」己大顯神威,上了一條斤五的紅魚和不少黑沙。反而我的「東京灣」魚訊稀少。

「是否釣組問題呢?抑或東京灣太硬?」心想。這種摸索的過程,常是「釣魚」的一部分。

「今天的黑沙相當精口。」龍哥說,誠然是。

「哈哈,米克倒也泰然。」心想,米克雖然碰上相同問題,卻從容不迫,有大將之風。

「嗖!」把釣組重新縛好,向近岸處一拋。

「卡卡!」忽然有一道強魚訊,東京灣立即迎戰。

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黑沙。

毒王的黑沙

「顏色好漂亮啊!這裡的水真好。」果頭和我也讚嘆。

不多久,米克似乎碰上對手,只見米克不敢怠慢,一手手小心翼翼。

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黑沙!

這時,海底又有異樣。

「雙龍取魚!」忽然,龍哥擺出一式龍抓手。

回了幾手絲,一條近斤的芝麻斑拍打拍打著。

所謂「品格」,表露在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間,表露在每一個指頭擊出的琴音和琴音之間。不知怎的教我想起「奪寶奇兵」,主角憑著信心由懸崖一躍而下的那一幕。

「拋~劍~勢!」不多久,龍哥帶我們回到淺水區。在淺水區,這一式我最愛用,總帶點沾沾自喜。

「卡卡,卡卡卡!」在慢慢收回魚絲時,忽然出現一個追擊式的魚訊!

「悔劍勢!」一收之下,忽然感覺不妙。

「伏伏~伏伏伏~」一道像樣的反抗力出現了!

回了幾手絲後,米克的撈箕剛好到位,一條近斤的金頭鯛,上水時極不滿地強烈擺動著。

毒王的金頭鯛

「吱嗡~吱嗡吱嗡~」忽然,果頭的中通竿似乎碰到強敵,只見果頭的絞竟不停出絲!

「噢!」不幸的事情終於發生了。

「毒王,你看!」果頭把釣組給我看,那個六號鉤,竟被拉直了。

「這條魚恐怕有…」我們都猜測魚有多大。

演奏會大約一個小時,讓十幾位年青人完成了生命中的一個神聖的測試。我想品格經磨練,把傲氣去除,把怯懦去除,琴音更能釋出泰然,音色更沈厚且不藏驕燥。

雖然我不特別喜愛聽管風琴,但我頗欣賞這種藝術背後的守護者。

「謝謝你,龍哥。」上岸了,也累了。

小巴到了彩虹站,一定在麥當勞坐下,一杯美式買來一種生活感。

那局之後兩天,颳風「帕卡」又來了。

「浪怪現在一定爽極了。」毒王在想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