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篇:藍光曾經閃過

日期:2017-09-30,農曆八月十一,星期六
地點:秘密組織大本營
開始時間:15:00
結束時間:19:00

毒王的黃立䱽

把「波仔」由套中取出,那一道熟悉的冷光又出現了。

「毒王,我們在那裡啊?」波仔多數去「不敗之地」,這裡第一次來。

「這裡是秘密組織的大本營。」我神秘地說。

「噢,那麼,有甚麼魚?」波仔興致勃勃地說。

「很快就揭曉的了,來吧!」我笑著說,把釣組鉤著一分為三的蝦靠近船邊放下。

這時,C把釣組也放下。

海底很靜。

早上還下著大雨,打著雷,下午卻忽然放晴。本已取消的釣局又重組了,不過秘密組織的另外兩位成員A和K卻不能來。

忽然,C的竿大彎!

「要撈箕嗎?」我問。這裡水不深,魚應很快上到水面。

「我自己來。」C熟練地拿地撈箕,這時水面一片銀光。

「是黃立䱽啊!」之前聽秘密組織談過,但「知道」跟現場「感受」是完全兩回事。

「卡,卡!」忽然,波仔也有魚訊。

「毒王,且忍著,不要動。」波仔說,似乎甚有把握。

「卡,卡卡卡~」這一次咬餌明顯增強了,到了第四個「卡」的時候,波仔開始大彎!

「青~波~巧~~~」我大叫著,好像童年時代入了那些超人片集的英雄一樣,被那道拉力牽引著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波仔自然地劃出一道教人驚嘆的弧形,扺消對手的狂襲。

「毒王,一手都不要讓,你的青波巧綽綽有餘。」C淡定地說。 

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黃立䱽。

「太美妙了!」心想。

筏釣是眾多釣法中最優雅的一種;用的工具精巧,動作細膩,當中別有一種藝術。

「卡,卡卡~」不久,波仔又有魚訊,這次波仔更熟練。

上水,又是一條黃立䱽。

「噢!」回過頭來,C的竿又大彎,這次比上次更厲害。

讓了幾竿之後,C才回絲。

「嘩!這條有一斤啊!」我說。那是一條一呎長的黃立䱽。

釣著釣著,天色漸沈,到了最後一點光消失之後,海底靜了下來時,我們便回程。

到達碼頭,已是漆黑一片。九條黃立䱽有六條是C釣的。

當艇靠近碼頭時,我把波仔先放在碼頭的石地上。

船泊好後,我們相繼上岸。

「啪嘞!」忽然有一道硬物碰撞的聲音。

「毒王,快看看你的青波巧是否受傷了?」C緊張地說。

打開竿袋,波仔已進入沈睡狀態,竿身有一道裂痕。

「噢~毒王,對不起,讓我賠新的給你,好嗎?」C抱歉地說。

「不要緊啦,筏竿我少用,況且還有東東!」我說。

(想不到我口中的「東京灣船竿」竟跟筏竿「差不多」,看來我跟「差不多先生」也差不多了。)

C堅持說那道裂痕是他的錯失,最後我們推讓了一會,決定交換筏竿。

「毒王,這枝是黑鯛仙人,現在交給你了,請好好保管。」見C是惜竿之人,心想要割愛真不容易。

「好的。那波仔交給你啦,下次把保養証帶給你。」我說。

找到一間日式館子坐下來,我們吃了個牛排飯套餐,便各自打道回府。

大街上,忽然起了個秋風,一道藍光閃過。

「是霓虹燈吧?」毒王在想。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