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篇:那些捨不得放手的遊戲

日期:2018-01-13,農曆十一月廿五,星期六
地點:大潭港
開始時間:09:30
結束時間:19:00

大潭

童年的時候,鳳凰新村「泰記士多」門口,有一天出現了 一台電視機,連著一部「網球」遊戲機。

「好厲害啊,可以控制電視上的球拍啊!」握著「歡樂棒」上下擺動,黑白螢幕上白色的長條「球拍」便跟著上下移動,把白色的球打到對方的場上。這種「新玩意」一毫子一局。沒錢的話也可以在旁邊站看其他小朋友玩。

好多個月之後,門口換了另一款遊戲「太空侵略者」,又叫做「打怪獸」。「怪獸」是一排排由右至左移動,到邊緣又下降一格,再由左至右移動,逐步逼近底線。底線有「炮台」可以發射子彈消滅怪獸。

後來出現「烏蠅機」。「烏蠅」移動更敏捷而且軌跡更難預測。不知那時是否開始有法例管制,印象中「烏蠅機」很快搬了上閣樓。

「毒王,不如轉去那邊吧?沒有那麼大風。」筏狂說。

到了淺水區不久,筏狂的「黑工」有異樣!

上水,是一條大連米。

「卡,卡卡卡!」不久,輪到我的「黑仙」有魚訊。

「上劍勢~」一收之下,對手猛烈還擊,「黑仙」大彎起來。

「別急,把竿舉高再收魚絲。」筏狂指導著說。

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黃腳立。

大潭的黃腳立

「好漂亮,也好頑強!」釣到黃腳是一份相當興奮的事情。

遊戲愈出愈多,「放屁車」,「食鬼」,「爬樓機」等等五花八門,整條環鳳街好幾間士多都有一台遊戲機。當時覺得「食鬼」由車厘子打到七條鎖匙的簡直是英雄,雖然後來知道有「方程式」這回事。

我們轉位,縛在遊艇旁停下。

筏狂把一些南極蝦灑下海做誘餌不久,「黑工」忽然大彎!

水不深,筏狂回了幾手絲後,一條銀閃閃的傢伙上水了!

「噢,是大眼䱽啊!」對我來說,大眼䱽是一種相當可羨慕的漁獲。

不多久,「黑工」又再大彎,另一條大眼䱽又上水了。

「南極蝦終於派上用場了!」南極蝦沒有作用的疑慮也清除了。

「毒王,不如改用輕一點的鉛看看?」筏狂說。

把五克改為三克後,魚訊好像豐富了,但見「黑工」連上四條大眼䱽之後,「黑仙」仍然一條也沒有。

天開始黑了。

「毒王,你沒有帶頭燈嗎?」筏狂問。

中學時迷上了編程。爸爸送給我32K記憶體的Commodore VIC-20電腦,在「大江書店」的書本學到的都用在上面了。那個寫了好多個晚上的撲克牌遊戲,日記好像提過了。

「沒有啊,我以為六點左右就離開的。」我說。

「不是啊,大潭起碼玩到七點啦。」筏狂說。

海底忽然有魚訊。

當了一年美國交換學生,讀那邊的政府高中。回港後說服校長讓我讀中七。中七的純數科簡直是夢魘,教人喘不過氣,可惜不夠用功,中了蘋果電腦II「冰城傳奇」遊戲(Bard’s Tale)的毒。破解了三集之後,A-Level試期也近了。

電腦遊戲真毒。

「你已經玩了好多個小時了。」內子帶點責備說。

放工回家,坐在梳化上,拿起iPad,又給打桌球遊戲迷住了。

「人生難道沒有更好的事情可做嗎?」有一天,心裡有聲音說。

「卡卡,卡!」忽然,一個強魚訊在黑暗中出現!

「上劍~勢~」黑仙一抽之下,對手力度不弱。

上水,是一條大眼䱽!

「好啊,我都釣到大眼䱽了!」雖然是遲了點。

大潭的大眼䱽

「雖然遲了點,但今年起要放下打機;要多看書,研究經濟課題,學習煮新菜式。」年初籌算了新方向後,好多個星期都沒碰iPad了。

「那麼,毒王你會戒釣毒嗎?」心裡又有聲音說。

「嗯~暫時,放過我吧~」毒王在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