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9篇:如果愛只是一種偶然

日期:2018-03-03,農曆正月十六,星期六
地點:西貢水警總部一帶
開始時間:12:15
結束時間:17:45

大霧中

「先生,想點些甚麼?」餐卡的服務員問。

「我想要一客三文治套餐,奶茶可以換咖啡嗎?」我問。

近年廣州的同事漸多,合作更趨緊密,上廣州的次數也越來越多。直通車的班次,我多選七點廿五分開的Z812, 因為喜歡坐在餐卡,那是八時十五分那班車沒有的。

當天氣好像這些日子般乍暖還寒,把心愛的綠色毛絨外套披上,忽然間多了一種旅行的感覺。對於我來說,旅行的愉悅在於有一段較長,可以獨自思考的時間,旅途的新事物是一種能源,可供燃燒。

「釣得。」龍哥說。這天霧茫茫,能見度只有一百公尺,龍哥只能無奈地在水警總部附近徘徊。

「紅棋先行。」我笑著說,讓安祖和曦曦兩位表親先揀沙蝦。

每次出海,我都帶著期待,雖然心裡總設法把這種感覺壓下去,是一種怕失望而產生的自我保護機制。

一小時過去,甚麼動靜也沒有。

這時候,龍哥的絲似有些動靜,只見他忽然使出龍抓手!

「是『突魚其來』!」正想著,一條標緻的黑沙上水了。

「最好讓我釣到一條三斤的大黑沙!」安祖磨刀霍霍。

「農曆新年後的這段時間的確有這種尺碼出現。」龍哥說。

海底仍是非常靜。

「釣魚的時候不悶嗎?」經常有人問。

這個問題不易回答,除非他開始「懂」,開始「喜愛」,甚至「熱愛」。

釣魚這種遊戲開始時,在一個造物主設置好的環境,裡面養著大大小小的「怪獸」。有些「怪獸」比較聰明,不易上當,也有些比較衝動,不顧一切。我們帶著武器,設好比「怪獸」聰明一點的陷阱,為了果腹,又或為了炫耀,為了「驗證」釣法,工具,釣場,理論等等,在等待和捕獵間釋出快樂。我們只需要比怪獸「聰明一點」就夠了,不要太聰明,不要太全知,要對造物有「足夠的愚昧」,否則遊戲就不大好玩了。

龍哥的絲又見動靜,這次的對手似乎不好惹。

上水,是一條近斤頭的黑沙。

「上帝,可否讓太陽出來呢?」心裡有點投訴。

啊啊,霧依舊封鎖著海面。

「卡,卡!」忽然,輪到東東有動靜了。

「悔劍勢!」真是等得不耐煩之極,這招出得有些笨拙。

上水,是一條黑沙,比手板大。

回程的時候

「世界是由簡單的東西演化出來的。」多年前跟波蘭的羅勃談信仰的時候,他這樣說。我辯論一向差勁,不懂得怎樣好好回應,也許心裡在想,即使言詞勝了又如何?信仰並非言詞爭奪的遊戲,需要由心而發。

這個世界複雜得很,既存在著可見可摸的,又存在著那些抽象的。最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愛,尤其那種願意為別人犧牲自己的。

上岸的時候,只有四條黑沙,一些石狗;大半天就這樣過去了。

「不可以啊。」服務員說。

「那麼要奶茶好了,謝謝。」我說,希望奶茶是港式的吧。

列車起動了,在星期一的早上。

「如果愛只是一種偶然,那麼,愛不應該存在。」毒王在想著。(見註)

(註:這句說話不是想說找到愛是不是偶然;而是想說,「愛」這種本質的出現不是偶然。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