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篇:與鱸角力

日期:2018-03-17,農曆二月初一,星期六
地點:長洲一帶
開始時間:08:45
結束時間:17:00

回程時的東東

「今天風大,我們先釣花䱛。」船家進哥向長洲方向駛去,在防波堤附近停下。

早上收音機說,吹強烈季候風。但出門時不覺冷,只穿了薄薄的三道防線,想起大師送的那件雨衣,順便放進背包。

「呼~~」風狂嘯著,幸好這一帶不見浪怪踪影。

於是披上雨衣,勉強阻止熱量快速流失。

忽然,雁榮的竿有異動,不一會,一條斤頭的花䱛上水了!

「好大條啊!」全船精神一振,各人立即專心一致繼續作戰。

輪到阿忠有異樣,只見他謹慎地一手接一手起魚,一條斤頭花䱛上水了!

進哥見狀,立即使出「採花手」,這一式的奧妙之處,在於以手絲打出一種吸引花䱛的頻率,吸引牠們游過來。

不一會,船上第三條斤頭花䱛出現了!

「今天的釣況好有希望啊!」心想,如果保持這個勢頭,上半天已有足夠的魚「打底」。

這樣想著時,忽然海底又靜了下來。然後只是出現一些小石狗,雞蛋䱛。

這種情況有四個字可貼切形容:好景不常。

「我們釣百花鱸去!」下午,船家駛離防波堤;這裡的風更大,白頭浪。

勾上大眼仔,釣組是2.5號PE接上八十克子彈鉛,一米子線,2/0號高碳鋼鉤。

「東東,聽說這裡的百花鱸不是說笑的,十斤八斤等閒事,你應付得來嗎?」我問。

「毒王,讓我試試吧!」東東堅決地說。

把釣組放到底,橫絞收了六個圈;但有點猶豫,不肯定這個長度是否「恰當」。

「卡~卡~~」忽然,有兩下沈重的試餌訊號。

「東東,牠來了!」我輕聲地說。

「讓劍勢!」第三個試餌訊號出現時,東東立時回敬。

「格~格~格~格~格~」劍招一出,對手無暇協商,並且急於展示那種漠視一切的蠻力,逼使東東打開五格劍氣。

「噢,天!那有這等怪物!」等了好一會才收了幾手絲。

「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~」忽然,對手又發力,東東的竿已幾乎被拉直!

「格~格~格~格~格~格!」就在被拉直的一瞬間,東東釋放了全六格劍氣!

「慢慢來,不要急,這條起碼十斤!」這時,進哥的撈箕己在旁等待著。

「伏伏伏伏~伏伏伏伏~伏伏伏伏~」回了不到兩手絲,那道力又來了,情急之下,左手姆指竟急忙按緊線杯。

「伏伏伏伏~伏伏伏伏~啪!」忽然,線虛了,拉上來一看,PE線在中間斷開。

「怎會這樣的?磅頂鎖實了嗎?」船上各人都不解。

「是我不好,手多多按實了線杯!」我非常懊悔,是自己技術犯錯。

「東東,你見怎樣?」看著東東,竿身已回復正常狀態。

「毒王,我一點事兒也沒有,別擔心。我們再試吧!」東東從不回首過去。

「呼~~」風吹著,四道防線勉強支撐直至上岸。

「好,下次再試!」毒王握著已穿上橙色外套的東東,踏上深井碼頭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