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篇:索罟群島

日期:2018-04-21,農曆三月初六,星期六
地點:索罟群島
開始時間:08:30
結束時間:17:00

毒王的百花鱸和花䱛

「你有去不省油號嗎,我們好像見過吧?」船頭的師兄說。

「是啊,怪不得有點面善。」我笑著說。

進哥的艇在海面飛躍,飛過喜靈洲,然後長洲,繼而石鼓洲,然後…

「這裡是大小鴉洲嗎?」何西問。

「讓我看看。」說著打開「古舊地圖」。

「是索罟群島,應該到了大小鴉洲!」船家慢慢停下來,我們相繼放下大眼仔。

索罟群島在香港西南的邊界線上。即是說,稍稍向西南移動便離開香港水域。這個「群島」大大小小有十一塊「地」;南面有大鴉洲,圓崗洲,和頭顱洲;北面有小鴉洲和灣口洲;西面有孖洲,圓洲,和石洲;而東面則有龍船排,樟木頭,和高排。

正是 :
索罟圓頭訪二啾
高瞻龍船樟木頭
灣口拋來孖圓石
嚇散大鴉小鴉洲 (註)

「返寨。」等了許久,海底都沒有動靜,進哥這個動作已是第八次。

「東東,海底環境怎樣?」我開始等得不耐煩了。

「毒王,別急,等著。」東東冷靜地說。

「卡,卡~」海底有微弱魚訊。

「東東,是大魚嗎?」我忍不住又問。

「未知道,靜心點啊。」東東依舊冷靜。

「卡,卡卡~」這魚訊又出現了。

「可以試探對手了!」東東說。

「好的!悔~劍~~~」正把竿向上提的時候,半秒之間卻被對手發現了!

一道強勁的拉力忽然傳到竿尖!

「伏伏~伏~伏伏伏~」

「讓~劍~勢~~」我們大叫著。

「伏伏伏~伏伏伏~」對手使盡強橫。

「格~格~格~」當這第二次對抗力出現時,立即拉開了東東三個能量格!

「伏伏~伏伏伏~」

「忍著,毒王,別碰線杯,」心裡說,「緊記上次的教訓啊!」

不久,銀光漸現,何西的撈箕精準到位。

一條一斤十二兩的百花鱸上水了!

「哈哈哈,終於釣到百花鱸!」我興奮地說,雖然論拉力跟上次走了的那條有相當的距離;但釣到魚仍是很雀躍的事情。

「哈哈哈~哈哈~」這種輕微的歇斯底里在心裏強忍了十數分鐘。

不久,進哥使出「降鱸手」。

海底依稀閃耀著銀光。

忽然,進哥手法一轉,船上不知從那裡拋來一條魚!

「噢,好大條百花鱸啊!」手法之快,竟看不清整個過程。

是一條三斤級的百花鱸!

「這個水域的鱸外觀較白。」進哥說。

不過鱸上水後,顏色好像會慢慢變深。

中午過後,我們改釣花䱛。

「通常鱸和花䱛是一起的。」閒著的時候,進哥告訴我們這種共生的關係。

忽然,船頭左邊的師兄有異樣,只見那枝導環甚密,前紅後白的雙色竿彎得不少。

上水,是一條大花䱛!

這時,留意到船頭右邊的師兄也有一枝導環甚密,但卻是前白後紅的竿。

「難道是傳說中的白骨陰陽劍?」心裡微笑著,想到這劍在武林中是一對的。

之後,左邊的師兄不停地上花䱛,似乎半艘船的花䱛都愛上他的餌了,實在太教人心理不平衡。

「那條大鱸魚怎樣分?」回程的時候,我們碰到一個問題。

「猜情尋吧!我做公正。」我笑著說。

「好,來吧!包~剪~揼~」

「再來~包~剪~揼~出剪嘅贏,」

「再來~包~剪~揼~」

猜著猜著,時光又好像回到小學的時候了。

註:毒王作的打油詩,題為「索罟群島」,詩中包含群島十一塊地的名字代號。全文意思如下:

索罟一帶地方來了兩隻小鳥
站在海中一艘樟木頭龍船上遠望著
忽然灣口不知那裡拋來兩塊圓石
嚇得兩隻烏鴉飛散了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