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篇:蘇菲的炸魚薯條

日期:2018-05-24
地點:英國倫敦

蘇菲的炸魚薯條

「不好意思,我有選擇困難啊,炸魚薯條和肉醬義大利麵,你們推薦那個?」在倫敦逛得有點累,走進「蘇菲餐廳」坐下,研究著餐牌。(註)

「都一樣好,看你喜歡吃甚麼?」老闆娘微笑著說。

「嗯~那~就炸魚薯條吧!」我決意隨心所欲,任天性主導,簡稱任性。

趁著孩子的暑假檔期,整家來了英國租車自駕,派了一部燒柴油的「雪鐵龍」。

「請問該怎樣起動啊?」車匙拿到手,但這種車是用按鈕起動的。

「看,把車匙放入這裡,踏著刹車,然後按鈕。」工作人員示範著。

「噢,明白了,謝謝你。」

在英國駕駛,入油是自助的,一定要搞清楚是入電油(patrol)還是柴油(diesel),入錯了的話,車子要找救兵清理油缸才能開得動。

寬大的尾箱,放四件大行李也綽綽有餘,開車的時候泛起了一絲緊張,和興奮。

「前面轉右,然後100碼外的迴旋處入第二個出口。」在跟車的導航系統輸入目的地的編碼後,一把清楚的女聲出現了,跟高德一樣堅定,只是用英語。

跟著很快便走上了M4公路。

雖然英國跟香港一樣是右軚,但道路卻陌生極了,非要全神貫注不可。分不清這種興奮是因為一家人在一起,抑或是因為駕駛中帶著一種探索成份,也許兩者也有吧。

炸魚來了,金黃的蛋漿包著一片厚厚的鱈魚,那種曾經想在布萊頓跟船出海釣的魚(見第220篇:上了布萊頓的列車),伴碟是短短的薯條,放在銀色的小杯內,旁邊隨意地放了生菜和番茄。然後老闆娘給我一小碟點魚的白色醬汁,雖然我還是喜歡茄醬多一點。

「暗~好味~真好味~」味道,非文字所能形容。只嘗到魚香,蛋香,油香以一種神秘的方程式夾雜在一起。

呻一口薄荷茶,翻看下午在大英博物館拍的照片,尤其那幅巴比倫尼布甲尼撒官殿的獅子牆壁,那塊刻工極深的文字石版,那些古代錢幣。

其實在博物館最狀觀的是埃及館,極多的木乃伊。

「這些別拍了吧?」心想,有些事物見過就算了。

巴比倫的宮殿牆壁
巴比倫的石版

蘇菲店內的櫥窗相當精彩,各式各樣的糕點,三文治饀料啦,椰菜絲沙拉啦,不想跟餐牌的話可以自由配搭三文治。

蘇菲的廚窗

忽然眼前一亮,看到一件巧克力小蛋糕,牌子寫著rice cake,是用「米粉」做的焗蛋糕。

「下次一定要試試!」毒王在想著,

「暗,暗~」最後一條炸魚的薯條不見了。

 

註:蘇菲是毒王的譯法,原名是Silva’s,在Shaftesbury Avenue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