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篇:趁浪怪睡著

日期:2018-06-29,農曆五月十六,星期五
地點:西貢火石洲一帶
開始時間:08:45
結束時間:17:00

經過沙塘口,海面平靜

「高生,近來很忙嗎?」根叔問,真的好一陣子沒見面。

「是啊~」我說。今年出海的密度的確減少了。即使出,多揀一些避開浪怪的地方;最好大潭,西貢內港,或者長洲一帶。

「近來少了人釣魚,一星期也出不了多少次,很多都去了大陸。」根叔說。

艇在平靜的海面上奔馳,向著浪怪的巢穴進發。根叔從來都不當浪怪是甚麼一回事,好像只是後花園養的一頭惡犬。

經過沙塘口山,就是開揚的大海。浪怪最愛在這裡打招呼。

「來吧,來吧,來吧!」腦海中充滿了浪怪的傲慢,但今天陽光拂掃著海面,大海安靜地享受。

我們在火石洲停下。

「是根叔的地頭。」我笑著對夢人說。

海底似乎有異樣。

「噢,卡住了!」原來真是有異樣,是釣組掛了底,而且是勾著「鬼網」,即是被人捨棄了的魚網。「鬼網」有彈性,所以不易拉斷,非常麻煩。

擾攘了一會,終於解決,可惜東東的第一格也不小心弄斷了。

「對不起啊,東東。」我很是抱歉。

「不碭事的,毒王,我仍然感覺到自己有六格。」東東堅定地說。

「唉,東東!」心裡難過,曾聽說斷肢的人起初仍會「感到」肢體存在。

把第五格剪平後,繼續作戰。

「都冇魚咬嘅?我哋過去嗰邊。」很喜歡聽根叔這句。根叔自己也愛釣魚,沒有魚訊的話,立即轉位。

不一會,根叔起了幾手,一條近斤頭的沙立上水了!

「釣沙立一定要夠飄。」根叔說。這是「沙立心法」吧?

未幾,根叔又有動靜,一條標緻的沙立又上水。

「東東,為甚麼我們沒有魚訊呢?」我問。想深一層,這是釣者的問題,不是竿的問題啊!

「毒王,可能我們的釣組不夠飄吧?」東東學習能力真強。

「一定是了。」我笑著說。

夢人和我看著根叔一條又一條,真至海面開始起白頭浪。

「浪怪不會是睡醒了吧?」心想。

仍然沒有浪怪的聲音,想睡得仍酣,但根叔決定轉位,來到橫洲。

把釣組改成天地鉤,上子線十吋。

「拋~劍~勢~」跟東東一起叫著,力道去到第五格,竟然有第六格的感覺!

「神奇啊!」簡直不可思議,怎會如此?

「嗖!」釣組漂漂亮亮地落在二十呎外。

「卡,卡卡,卡卡卡~」忽然,有個像樣的魚訊。

「悔~劍勢!」此招一出,已隱隱感到對手的武士基因!

「伏,伏伏,伏伏伏,伏伏伏!」如果不是沙立,怎會這樣子不斷發力?

「格~~~~格~格!」更神奇的是,東東竟然打開了三格,沒有聽錯吧?

回了十三手,魚身漸現。

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沙立。

今天的魚獲

「哈哈,終於釣到沙立了,哈哈!」要知道,一局之中,光看著人家釣到是件頗心理不平衡的事情。

差不多同一時間,夢人的竿也有動靜。

上水,是一條體形甚佳的沙立!

「我也釣到了!」夢人開心地說。

回程的時候,把魚獲放在根叔艇的草綠色蓋上。好喜歡那種顏色,跟沙立襯極了。

把東東收起,小心翼翼地放在橙色的竿套裡。

「再見了,浪怪。」毒王在想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