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篇:蝦烙的味道

日期:2018-08-04,農曆六月廿三,星期六
地點:橫洲一帶
開始時間:08:45
結束時間:17:45

蝦烙秘方

「伏,伏伏!」橫州外,魚訊不錯,這個有些力度。

「讓劍勢!」美兒休息了好一段日子,今天特別精神。

上水,是一條巨型狗棍。

提米,細陳都上了不少大石狗和巨型狗棍,似乎今天缺少的,是根叔的「良型沙立」。

「上~劍勢!」一條巨石狗上水了,五兩最好是清蒸。

「天氣真熱啊~」海面平靜,浪怪無影無蹤,但八月份的天氣隨時讓人中暑。

那種熱,跟七月的鄉間一樣。

阿嬤這些日子身體更差了,甚少說話。豆姐給我煮了蝦煎做午餐,阿嬤很留心地看我吃著。(註:蝦煎或稱蝦烙)

「這個蝦煎怎煮法?」不記得那時開始,怕了蠔的味道,阿嬤做蠔煎的時候,總會另做一碟「蝦煎」給我和弟弟吃。

「葱中尾段切粒,加雞粉,胡椒粉,鹽,蕃薯粉拌好,加入切好的蝦粒再拌。」豆姐是阿嬤的好徒弟,隨口能說出「蝦煎心法」。

「葱頭切粒,油爆起,至金黃色。然後落鑊煎,不要像炒菜般,要一小片一小片原位上下翻,煎至微焦。最後加蛋,繼續煎,直至蛋熟。」

「真好味道啊!」那是兒時,在新蒲崗探阿嬤的日子所吃到的。

蝦烙製成品

味道似乎說著另一套語言,非文字能表達。那種古早的味道,剎那間在腦海找到標記,把一切屬於那個時空的物事都帶出來了。

「毒王,小心!」忽然又有魚訊來襲,美兒立即挺腰迎戰。

「悔~劍~勢~」上水,仍是今天出場率最高的,巨狗棍。

回程的時候,非常多的雜魚。

「細陳,你揀些魚回家吧?」我說。

「不,我不帶魚了。」細陳堅決地說。

「提米,帶些魚回家吧?」我又說。

「好吧,給我一些沙立。」提米說。

手板大的沙立倒也不少,給了幾條提米就說夠了。

把一部分給根叔,放進冰箱帶走的也怕有三,四斤。

由橫州回程

在群組內發了許多訊息,又打了電話給同事,也推銷不了這批魚獲。

有時候,釣魚真是自製煩惱啊。

「前面三十米有違章快照,當前車速九十九。」自鄉間回程的時候,高德說。

除了蝦煎,還有豆豉鱸魚,還有煨雞,還有薄夾餅,還有在那遙遠的日子,阿爺親手泡製的咖哩肉排,紅白蘿蔔牛展湯,和扣肉~

「肥肉不吃要夾開留在碟子,不要放在桌上浪費掉,知道嗎?」阿爺的聲音響起。

「知道了。」

還有媽媽外家的醉雞,年糕,豆瓣醬,炒黃芽白,和扣肉~

「肥肉不吃夾開留在碟子裡沒禮貌,要放在桌上,知道嗎?」舅父說。

「嗯~」

還有,鄰家林媽媽的牛油焗蛋糕,和那些硬邦邦放下鑊立即膨脹發大的,

印尼蝦片。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