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3篇:近在咫尺

日期:2018-09-10,農曆八月初一,星期一
地點:西貢橋咀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6:45

龍哥的青斑

在科大一帶試了幾個釣點,果頭,處長都起了一些黃釘,烏絲。

「見龍在田~」忽然感到身後有一股力量,回頭一看,只見龍哥小心使出「龍抓手」,正控著魚。

上水,是一條約斤半的青斑。

「好嘢,今晚有魚食!」我們都雀躍不已。

曾幾何時,無論是作文,抑或是日常文字運用,落筆時我都很抗拒用「廣東話」。那種抗拒可能是因為所受的中文教育,也可能是因為「美感」,覺得把「廣東話」夾雜在文字中十分礙眼吧。

青斑出現後,龍哥見久久沒有看頭,於是直飛「重慶大廈」。

「毒王,沒有魚訊啊~」放下餌不久,黑仙忍不住說。

「再等多一會吧,龍哥來這裡一定有原因的。」我笑著說。我很少帶黑仙這枝筏竿出門,可能因為覺得筏釣這門藝術不能「粗枝大葉」,用竿時要小心翼翼,不然很容易弄斷竿。

「我們把艇移過一點。」不多久,龍哥說。

船在原來的釣點旁約十米停下。

「廣東話不是方言的一種嗎?為什麼岐視它?」有一把聲音說。

「放進文字去總覺得不大好看嘛。」另一把聲音說。

「讀小說不也看到過有作者在對話中使用其他省份的方言嗎?有時候甚至加插英文呢。」第一把聲音又說。

「吱嗡~」忽然,果頭的竿大動,上水竟是一條十兩的黑沙。

這時,龍哥使出「雙龍取魚」,另一條黑沙又上水了。

處長也不甘後人,只見他不停地回絲,也是一條體形不錯的黑沙。

「卡,卡卡~」這時,輪到黑仙有異樣。

「上啊~」黑仙大樂,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,一條標緻的黑沙也上水了。

是日黑沙

「真是黃金時間啊!」心想,排口的準確度是絕對決定性的。

在重慶大廈待了一個小時,龍哥專位到黑沙黨大會總部。

「難道這裡更多黑沙?」心想。

「青磯!」忽然,龍哥的手絲一收,一條約十吋長的青磯上水了!

這個時段,龍哥忙著上青磯,而果頭似乎也很快跟上步伐,不斷有青磯上水。

「怎麼我們沒有魚訊啊?」不知是否方向不對,黑仙沒有青磯光顧。

「要拋出去,等那種震盪的魚訊,然後急速收回魚絲,讓青磯追著咬。」龍哥傳授著心法。

回程的時候,黑沙和青磯堆得滿滿的。

「條魚好靚喎,喺邊度釣㗎?」我們請餐廳把青斑蒸了,掌櫃好奇地問。

「喺橋咀附近釣㗎。」我們說著,掌櫃一臉疑惑,有些不相信內灣可以釣到。

那是颱風「山竹」來襲之前六天的事情了。

「還覺得廣東話放進文章內不好看嗎?」忽然,一把聲音說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