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6篇:雙龍出海

日期:2018-11-10,農曆十月初三日,星期六
地點:澳頭大亞灣蠔排
開始時間:08:00
結束時間:16:00

澳頭碼頭

「我們行到比較前的位置了。」博施在微信留口訊。

晚飯後上了西九龍的高鐵,從惠州南站出來只是一個小時的光境。繞過計程車的長龍,忽然瞥見皮亞的高大身影,立即揮手走過去跳上努卡的車,約莫十五分鐘便到了澳頭。

上一次來澳頭,已是五年前了。那時手機未像病毒般流行,微信未有支付功能,香港未有高鐵。(見「第53篇:澳頭初探」)

澳頭一角

努卡,博施,皮亞三位戰士來由廣州,工作上我們屬同一環球團隊。在酒店住了一晚,早上八時便出海了。

「這艘艇不錯啊!」在海面飛馳的時候,皮亞笑著說。

「是啊,比期望中更好。」我說。艇長約21呎,有六個坐位。艇家文哥是在網上找到,用微信聯絡上的。

船向惠州海灣大橋方向飛馳,在橋前的蠔排停下。

蠔排由成千上萬,浮在海面的「發泡膠圓球」(波波)排列整齊而成,那些波波下面吊著與水面平行的繩子,讓蠔在其中懸浮著生長。

蠔排釣點

皮亞把船錨勾在波波上,我們開始作釣。

「卡,卡卡。」黑仙忽然捕獲一個魚訊。

「悔劍勢~」黑仙是一枝竿尖偏硬的筏竿,但這劍式似乎仍多了一點時差。

上水,是一個空鉤。那條紅蟲被奪了。

這時,文哥拿出兩副手絲,雙手同時操作,各自把一副釣組拋進海底。只見絲與海面形成一個三十度的夾角。兩手時不時輕輕拉一拉魚絲,高度戒備。

「嗖~」忽然,文哥的左手一抽,一條手板大的黃腳立上水了。

「嗖~」未幾,文哥的右手再抽,也是一條黃腳。

「噢,天,這式……難道是龍抓手中少見的雙龍出海?」心想,在香港東水少見龍哥使出。

「卡,卡卡。」這時,黑仙又有魚訊了。

「上劍勢!」這一次,為了補救時差,抽竿時較大動作。

上水,也是一條黃腳。

毒王的黑沙

「CP!」蠔排範圍極大,只要釣點靜了下來,文哥便轉位。

不久,努卡發功,用快速的反應拉動手絲,一條黃腳被捕!

博施手中握著一件奇兵,在澳頭的黃記兵工廠覓得。那是一枝筏竿,竿尖極軟。

「你看,繞著手指幾個圈也不會斷。」兵工師示範著。

「厲害喲~」心想,那竿頭自然是有鈦合金成份的了。

不久,博施的奇兵也建功,一條黃腳啪啪地上水了。

活倉內的黃腳開始多了,博施時不時監察一下有沒有反肚的。

皮亞整個早上在思考「釣感」的哲學問題,為要尋找「釣道」。

「怎樣為之有魚訊?」皮亞問。

「在魚訊與非魚訊之間,我們思考。」有些答案,在乎過程,等待那「悟道」的一刻。

忽然,皮亞有異樣,上水,是一條油立。

「好!」我們都為皮亞喝采。

之後,皮亞開始上了一些黃腳立和黑沙。

「整個團隊都過關了,下一局我們遠征!」我笑著說。

是日海鮮

回程時,把魚獲加冰封裝在泡沫箱裡,讓努卡帶回廣州。

「海魚果然好鮮味啊!」飯店把較大的六條黃腳和黑沙蒸了,這道菜跟白飯真是絕配。

飯店找數時,用的是微信。我們計算整個活動的支出後,各人也是用微信支付。

回到惠州南站,跟努卡們告別,獨自等待回港的高鐵。

忽然間,有一種時代變遷的感覺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