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7篇:給我一杯楊桃雪梨

日期:2018-12-22,農曆十一月十六日,星期六
地點:天然氣
開始時間:08:05
結束時間:17:00

毒王的烏絲

「給我一杯楊桃雪梨。」走在利園山道,很自然地在那水果店前停下來。

這店子開了不記得多少年了,店子對開是行人區,傍晚時分那些賣衣服的,傘子的,手機保護屏的,運動腰包的紛紛出來,按著一貫的位置擺好攤子。

這年的十二月份,冷不了多少天。

「卡卡,卡!」極仙捕捉了一個急速魚訊,輕易地把魚上了水。

是一條「梳蘿」。

「大師,記得你喜歡用梳蘿煲湯,這條給你了。」我笑著把魚送進大師的水桶內。

「是啊,呵呵!」大師說著,也上了一條梳蘿。

這天風大,「不省號」走到南丫那邊的天然氣,算是一個攻守兼備的選擇了。

忽然,船內有點騷動,回頭一看,只見校長抓起撈箕,走到拿著手絲的「主任」旁,伸到海面。

不久,一條八斤多的青斑上水了。

船家的八斤青斑

急步走到「現場」,拍了照片後又返回崗位繼續工作。

「卡卡,卡卡!」一個比較像樣的魚訊;上水,是一條烏絲。

「果子要吃多點,洗淨身體的毒素,尤其是楊桃,可幫助清理血脂,五十歲後尤其重要,要記得啊!」有一年回鄉,阿嬤叮嚀著。

「知道了。」我說,記著這「心法」;阿嬤活到這一把年紀,一定有她的道理的。

楊桃在香港不算很常見,但在這店子總會見到,而且是大大個的,東南亞出產居多。單純楊桃汁入口很「寡」,我喜歡加雪梨,中和那種澀味。

「卡卡,卡!」上水,是一條梳蘿,這天的梳蘿出奇地多。

是日梳蘿

這幾年回鄉的次數多了,但見阿嬤的身體愈來愈弱,尤其今年。

「阿嫲,要信上帝啊。」七月中回鄉時,輪到我傳心法了。

「我這麽老了…」阿嬤支吾著。

「在上帝眼中,年紀多大也只是個小孩子而已。記得你以前印尼的哥哥嗎?他們也是信上帝的,你將來也可以見到他們啊。」我用彆扭的閩南話說。

真覺得自己是一個差勁的傳道者,但誰知這刻不是最後的機會呢?

「那麼你信上帝好嗎?」我再問。

阿嬤慢慢地點頭。

我別過面來,忍著那道眼淚;也許夾雜了一種對生命的無奈。

「卡卡,卡!」上水,仍是一條梳蘿。

後來,阿嬤在我上個月去澳頭在高鐵站等著回港的那一刻走了。爸爸說,阿嬤是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十七日出生的,差點一百零二歲。

「卡卡,卡!」是一條梳蘿。

「卡卡,卡!」一條梳蘿。

「卡卡,卡!」一條梳蘿。

喝一口楊桃雪梨,走在利園山道上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