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8篇:印洲塘的武士

日期:2019-01-19,農曆十二月十四日,星期六
地點:印洲塘一帶
開始時間:09:05
結束時間:16:45

吉澳的石龜

早上在「石龜」,「青洲」一帶沒有什麼收穫,下午三點未到水哥返回印洲塘。

昨天由倫敦返港,有點疲倦,與船頭的力蘇快進入「睡釣」境界。

「這裡真像西貢啊。」我說,只見海面非常平靜,遠處岸上有塊牌子寫著:「印洲塘海岸公園」,旁邊有兩位師兄正在岸釣。

一陣微風吹過,海面添了些皺紋,海底也帶起了些流。

只見力蘇忽然彈起,左手五指向後,右手柔和地拉起魚絲,左手再接上,一手一手,似是久經鍛練,絕不急躁。後面的太郎見狀,立即起座,船尾的水哥已拿起撈箕走上前來。

「見到,見到。」當魚身漸現時,我們都大叫著。

上一次來「北水」,已是三年半前了。跟之前一樣,事先申請了今天的禁區紙。在「粉嶺名都」集合吃過早餐後,再買了午餐,奔哥帶著我們一行四人坐上的士,浩浩蕩蕩地向著這「北水之北」,沙頭角地帶進發。(見「第148篇:北水之北」)

「這裡是貨櫃碼頭嗎?」我指著不遠處問。

「是深圳的鹽田港。」奔哥說,那是鹽田港集裝箱碼頭。

「對了,這裡是邊境啊。」忽然恍然大悟。

毒王的黑沙

這時,一大片銀光閃著,水哥把撈箕順勢一收,一條兩斤六兩的武士被收伏了!

「這裡,這裡~」我拿著手機,拍下了力蘇這難忘的一刻。

網上說,沙立不過半斤叫「立仔」,半斤至三斤以下叫「立斷」或「中立」,三斤或以上叫「赤立」。這條近兩斤半的大物近距離看著相當震撼。

不多久,輪到我的手絲有異動。

「慢慢來,不要急。」只聽到身後隊友們打著氣的聲音。

我一手一手地拉著,一條十兩的黑沙上水後,回過頭來,才發現原來太郎正遇上勁敵。

只見太郎時拉時放,似乎摸不著對手的底細,不敢貿然發勁。

「佢衝你就放,佢放你就收。」水哥拿著撈箕,傳著「北水心法」。

就這樣作戰了十多分鐘,最後水哥的撈箕一揮,一條三斤十四兩的武士上水了!

兩斤六和三斤十四的沙立

「嘩,好大條啊!」我們都叫著。

水哥說,每年十一月開始,是武士進入這一帶的季節,現在已算是「水尾」了。

「我們可約定水哥十二月再來。」在往上水的78K巴士上,奔哥說。

「我報名!」我立即舉起手。

「我報名!」太郎也舉起手。

「我也報名!」力蘇也舉起手。

「十一個月後再戰吧!」毒王在想,

若果上帝許可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