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篇:筏道

日期:2019-02-17,農曆正月十二日,星期六
地點:東坪洲一帶
開始時間:08:30
結束時間:16:30

毒王的赤立

「赤立季二月有期,尾水未必有,去不去?」上次印洲塘一役後不久,奔哥在筏釣群組開局。「尾水」即是季未,表示赤立的數目不多。

「二月十六!」筏狂舉手。

「大家用筏去玩一局,不准用手絲。」我半開玩笑說。

「我去!毒王一起去玩筏!」亞瑟王說。

「我怕我筏技不夠,打不入咀。」我說著,猶豫之下也決定出戰了。

「好好,齊人!」奔哥說。

於是約定了一個星期五的晚上,大家一起填沙頭角禁區申請表,一次過寄給艇家。

集合地點是位於旺角的釣具店。

「毒王,這隻靚啊,一步到位。」到了不久,不記得是筏狂,亞瑟王,還是奔哥在說,指著貨物架上,一隻藍銀色,小巧且閃亮的「青波絞」;只知道他們全買了這款。

「有沒有磅頂的呢?」我問。

「兩款都有。」筏狂瞭如指掌。

在店子裡走了兩個圈,看了些竿呀,釣服呀,有輪的冰箱呀等等之後,又走回那副「青波絞」的櫃前。

「算了吧,買隻有磅頂的彌補一下筏技也好。」心想。於是乖乖地掏了荷包,想著把這藍色的東西安在「黑仙」上會是甚麼樣子。

「下次最好不要約在釣具店見面啦!」我笑著說。

黑仙和青波絞

船家直出東坪洲,不走印洲塘。

「釣得!」水哥一聲號令,我們放下「赤米」。

十分鐘不到,同樣握著「黑仙」的奔哥最先有動靜。只見奔哥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,提起竿再回絲,提起竿再回絲,提起竿再回絲,一條近斤頭的沙立上水了!

「我的鉛會不會太重呢?」心想著用五克鉛的决定是否正確的時候,忽然有動靜。

「卡,卡卡卡!」對手來襲,黑仙立即還擊,也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

「六格劍氣!」黑仙的前截一共有十三個導環,儲存了十二格的能量。由於竿身極柔韌,跟東東不同,不會發出「格格」的聲音。

上水,是一條十四兩的沙立。

不久,水底再有動靜。

「卡卡,卡卡卡!」又一個魚訊來襲。

「毒王,小心!」抽竿之下,黑仙發出警告。

「伏伏伏伏伏伏伏,伏伏伏伏伏伏伏!」對手勁度十足,漠視一切。

由於力度甚兇,一時之間迫令「青波絞」不停出絲,甚至絞手逆時針方向運轉。

「噢!天啊,點搞?」心想。

「唔好同佢鬥力,佢發力就放俾佢。」船家水哥傳以心法。

「筏狂,這副絞用甚麼絲好?」在付款櫃台前,我問。

「你想用幾多號絲?」筏狂問。

「唔~2.5號啦。」我說,其實對於用甚麼號的絲,概念不強,只知跟船竿比,不會用太粗的絲,而2.5號已不算幼了。

「用這隻春夏秋冬啦!」筏狂很快跑到一個貨架上,拿下一卷走過來。

「八格劍氣!」黑仙見勢不妙,被迫跳級釋出多兩格能量。

回絲甚困難,只能待可以抽高竿的機會快速回幾手。有時候,回了幾手又立即被對手「搶回」。

「毒王,定啲嚟,枝黑仙夠力頂到㗎!」身邊響起打氣的聲音。

搏鬥了十分鐘,左手開始隱隱作軟。

「伏伏伏伏伏伏伏,伏伏伏伏伏,伏伏伏伏伏伏伏!」對手的氣勢竟然沒有減弱。

「十格劍氣!」這時,整枝黑仙已彎得厲害,能量源源輸出。

「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~」對手盡最後的力量要跟黑仙拼了。

「毒王,以柔制剛!」亞瑟王的名句忽然在耳中響起。

立即讓了幾手,不讓力度集中於任何一點,趁有虛絲就不停回絲。

再待多五分鐘,對手的氣勢方開始減弱。

「是甚麼魚呢?快讓我看看!」心想。

船家的撈箕已在旁準備好,這時魚身漸現。

上水,是一條三斤十四兩的赤立!

「嘩~好大條呀~」全船皆非常開心。

整天的魚獲不錯,船家後來又釣到 一條四斤四兩的章紅。

上岸後,立即去聯和墟街市,在一個魚檔停下。

「可以幫我劏這條魚嗎?」我問。

「在那裡釣的?」店哥邊起鱗邊問。

「東坪洲,沙頭角上船。」我說。

「我都係沙頭角人。」店哥手起刀落,堅硬的魚骨被破開,把魚分開四大塊。

「收你五十蚊啦。」店哥說。

然後「速遞」到父母家,這晚我們吃魚尾,立魚是爸爸的至愛,白飯不停往咀裡送。

「終於完了北水的心願了!」毒王在想,

而且提早完成了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