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篇:外展之外

日期:2019-08-24,農曆八月二,星期六
地點:西貢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8:30

毒王的黃立䱽
毒王的黃立䱽

「我們過那邊去。」不遠處一大片烏雲壓近,龍哥見狀駛入一個私人碼頭的內灣。

立即套上防水褲,雨衣;果頭和頑童也相繼披上戰衣,準備迎接這場大雨。

活倉內沒有甚麼魚,海底相當死寂。

「沙啦,沙啦,沙沙沙啦啦~」要來的果然來了,雨極大,幸好沒有雷暴。

當然,浪怪也沒有出現,竟泛起一絲掛念。

這個碼頭是屬於「外展訓練學校」的。網上說,是一間透過非比尋常的戶外訓練去激發個人發現自己潛能的學校。

「卡卡,卡!」忽然,魚訊來了!

「上劍勢!」斷了竿頭兩節的黑仙變得反應更快,直逼東東。

一條沙鑽上水了!

「沙啦,沙啦~」水愈下愈大,激發了海底的潛能,魚訊愈發豐富!

「卡,卡,卡卡卡!」

「悔劍勢!」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黑沙!

「卡卡,卡!」

「讓劍勢!」上水,又是一條標緻的黑沙。

當雨漸收之後,龍哥稍稍移近岸邊。

「吱嗡~~~~」忽然,果頭的中通竿發出警號!

只見果頭小心地一手手回絲,龍哥的撈箕準備在手。

上水,是一條斤頭白鬚公。

忽然,龍哥使出龍抓手,一條斤頭的雙牙斑被請了上水。

「很久沒見過這樣的油斑了。」龍哥說。

油斑即是雙牙斑,本地品種,這幾年真的少見了。

傍晚時分,應該是巨物出沒的時候吧?

「卡,卡卡!」忽然,黑仙出現一個較急躁的魚訊。

「悔劍勢!」一拉之下,對手狂飆。

「伏,伏伏伏!」只見黑仙拉起了一個漂亮的弧度。

「放一些給牠,不要跟牠硬碰。」龍哥指導著。

「讓劍勢!」黑仙點了一下頭,化解了對手一些能量。

「伏伏伏,伏伏伏~」收了多手,對手仍然強橫。

「這是甚麼魚呢?」心想。

龍哥的撈箕一伸,一條斤頭的黃立䱽上水了。

「好極了,我正想釣到這種魚。」聽奔哥說,蚊洲最多黃立䱽,而且身體較黃,名符其實。

「這兩條魚想怎煮法?」晚餐時間,店員問。

「斑清蒸,黃立䱽豉汁加椒絲蒸啦。」我說。

都說釣魚人的晚飯好「豪」;幾個人分了兩斤多的魚,那是一圍酒席的分量啊!

「毒王,加飯嗎,不如一人加半碗?」頑童一碗飯後意猶未盡。

「半碗而已,吃吧~」心裏有聲音說。

「不行,不可以大意啊~」體控邏輯又發聲了。

「唔~都是~不了~」我笑著說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