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8篇:海屋巡兵

日期:2019-09-19,農曆八月廿一,星期四
地點:沖繩本部海屋
開始時間:08:30
結束時間:13:00

毒王的鶴鱵
毒王的鶴鱵

第二次上這間「海屋」了,整潔依舊。今天風大,增添了一分剌激感。

「啪列,啪列~」浪怪使勁地打著海屋,似乎帶著任務而來。

「浪怪,幹麼老跟著我?」我笑著問。

「呵呵~我不過在幫塔巴王開路而已。」浪怪說。

「噢,塔巴,剛形成的熱帶氣旋?可別嚇壞了我的魚啊~」我笑著說。

「啪列,啪列~」浪怪笑著,衝擊著,一點也沒有放軟。

這次來沖繩學精了,第三天早上已轉了去名護的酒店,省得來來回回浪費時間。沿海路駕著車,比收費公路的感覺「實在」,但問我為什麼有這種感覺,我又說不出。

「前面三百米,轉左!」一把響亮的廣東話讓我聽得清清楚楚。

「沖繩也改變了不少,連內置導航也有廣東話。」心想,不但如此,百貨公司也常以普通話廣播。

「非比,有魚訊嗎?」我問。

非比搖搖頭。

海屋安排的料理店
海屋安排的料理店

我這位置魚訊倒是有的,可只是一些化餌大軍,能夠讓南極蝦或者蝦仁瞬間消失,簡直不成氣候。

「卡卡!」等了好久才有一個比較清晰的魚訊給誓不抓癢。

上水,是一條色彩斑爛,不知名的魚。這些魚只有拍照的份兒。

「撲~」把魚放回大海去。

早上九時左右來到的時候沒有其他人,後來又陸逐有來客,有些帶來了南極蝦磚,在非比旁邊打誘餌。

「沙~~」大約十一點,下了一場雨,浪怪不知是否有約,急急腳走了。

忽然,非比的竿大動!

那是一枝我們走訪了三間釣具店才買到的奇兵!

只見非比鎮定不停地回絲,不停地回絲。

上水,是一條銀色,身長嘴長,牙齒密密麻麻的魚。

「這是什麼魚?」立即在話事鴿求教。

「鶴鱵。」奔哥對魚種的認識甚廣,即時回應。

油炸鶴鱵
油炸鶴鱵

「水面魚?」黑人問。

「是的,跟鬼頭刀一樣喜歡追小魚吃。」奔哥答道。

在小屋內望向水面,只見一群體形相若的鶴鱵四處亂竄,清理著那些被人拋下的南極蝦餌。

「卡~」電光火石間,殺出一個急速的魚訊。

「毒王,小心!」誓不發出警報。

「飇~~」只見阿勇的絲不停地被扯出。

望向遠方,原來已中了一條鶴鱵,飛奔了三十呎。

把磅頂較緊一丁點,然後回絲。

阿勇是一個好絞,不消一分鐘已輕鬆地收復了不少失地。

最左鶴鱵
最左鶴鱵

另一條斤頭鶴鱵上水了!

「哈哈,我又釣到了!」第一次釣到這種魚,非常開懷。

下午一時正,帶著冰箱和魚獲,準備回程了。

「呵呵,毒王,塔巴王明天下午駕到,你可走不了呢!」浪怪朗聲地笑著。

「走著瞧吧!有機會西貢再見!」然後上岸,駕車兩分鐘就到了海屋安排的料理店。

吃著炸魚塊,跟著又來了一盆刺身。

「鶴鱵切忌刺身,很多寄生蟲的!」奔哥發出訊息。

「噢,不是吧!」心想。

「我已食咗幾舊,依家停啦!」毒王好無奈地說。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