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篇:讓子彈飛

日期:2019-10-05,農曆九月初七,星期六
地點:西貢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9:00

毒王的GT
毒王的GT

「浪怪,我們跟塔巴緣慳一面了,哈哈!」到達香港國際機場的時候,心情愉快。

在「特大及易碎」行李待領處找到那一箱急凍的東星和燕星,帶著一絲勝利的微笑離開機場。

回港後翌日,塔巴在沖繩海域掠過,且非常接近慶良間諸島,沖繩交通癱瘓。

「如果出海時熱帶氣旋在附近形成,後果不堪設想。」那將是災難,而非純粹看著天文台客觀的報導。

今天風平浪靜,龍哥走慣常路線到了第一個釣點。

在龍哥水域,浪怪甚少出現。

「吱嗡~」忽然,果頭發出中通波,雙手高舉魚竿,穩定地回絲。

上水,是一條久違了,標緻的頭鱸。

「果頭,這麼快便上了Level 2!」我笑著說。

非比今天帶來沖繩買的假餌竿,縛了個人字釣組,坐在船頭右面。

海底似乎有點怪異,但說不出所以然。

「毒王,小心!」忽然,黑仙發出警告。

「甚麼事情?」正開口問的時候,竿尖竟傳來一道勢不可擋的剛勁!

「十~格~劍~氣!」黑仙情急之際,一下子立即釋出十格劍氣!

「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~~~」只見魚絲不停地出,出過不停!

同一時間,非比的竿也碰到同樣情況!

「放俾佢,千祈唔好同佢鬥!」龍哥見狀即時指導。

「啪~」忽然,非比的魚絲鬆了,無奈地搖搖頭。

「伏伏伏~~~伏伏伏伏伏~~」只剩下我這條對手,試圖稍稍剎絲,根本不可能,對手像子彈一樣飛出三十呎之外,黑仙竟被拉了個半月弓!

「黑仙,你支撐得住嗎?」第一次見黑仙瞬間由筏竿暴變成船竿。

「還可以,今天波仔的磅頂較得恰到好處啊!」黑仙說。

波仔,即是那隻青波巧SP60筏絞。

「伏伏伏伏~」約一分鐘的疾飛過後,開始可以回些絲了。

「慢慢嚟呀~」全船在打氣,無論如何,要看看對手的廬山真身!

「讓劍勢~」當對手再發力的時候,趁機送了一式「橫瀾劍」。

「伏伏~伏~伏~」再過了一分鐘,回絲已沒有那麼吃力,只是手有點累。

「悔劍勢~~」就這樣一手手吃力地回絲。

忽然銀光一閃,龍哥的撈箕一抄,兩斤半的GT上水了!

GT,即是Giant Trevally,中文名「牛廣」,跟黃立鯧同屬鰺科。

「噢,我那條應該也是這種魚,可惜我情急之下按了一下個杯,線就斷了。」非比說。

「嗯,這種情況我也碰過幾次,今天幸得龍哥提醒。」曾經好幾次因爲技術犯錯被秒殺,後悔不已。想修正錯誤卻是急不來的,要等機緣配合。

今天,非常珍貴。

不多久,龍哥轉位到了「重慶大廈」附近。

「吱嗡~~吱嗡~~吱嗡~~」果頭的竿又大響警號!

「中通哥這個對手來頭不小啊!」黑仙忽然說道。

只見果頭的竿大彎!

果頭顯得有些少緊張,雙手持竿舉高。

「不要急,不要跟它硬碰!」龍哥指導著。

只見中通竿的絲不停被扯出!

「難道碰上另一顆子彈?」心想。

「吱嗡~吱嗡吱嗡嗡~」只見果頭又回了幾手,暗暗打了幾道中通波勁。

不久,龍哥的撈箕準確到位!

「啪勒~啪勒~」一條三斤的爛肉梳使勁地打著尾巴,深深不忿。

果頭展露勝利的微笑。

「毒王,赤立好力還是GT好力?」黑人在群組問。

「GT爆炸力強少少,但中長線赤立較勁。」我回憶著那條北水,三斤十四兩的赤立。(見「第289篇:筏道」)當然,不同重量的比較相當粗略。

初秋的夜晚來得特別早。

這天,帶著一種領悟上岸。

「原來筏竿可以這樣用的。」毒王在想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