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1篇:海鱸行動

共 828 次, 今天 9 次

日期:2020-04-04,農曆三月十二,星期六
地點:西貢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9:00

藍尾星鱸
藍尾星鱸

「今天大概跟打龜差不多了。」心想,已經是傍晚六時多,除了早上在「一水」附近水面打撈到還活著的一條磅頭「牙衣」之外,活倉內沒有什麼像樣的。況且條牙衣不是釣的,感覺有點「勝之不武」。

天色漸暗,果頭跟提米坐在艇頭,戴上口罩,暢談甚歡。

龍哥忽然關掉引擎,抓起一大把沙蝦,放在紅桶和白桶內,然後無聲無息,悠悠搖著櫓向前行。

「難道龍哥帶我們去秘點?」心想,這下子非同小可。

「釣得。」船停下,龍哥發號令。

「吱嗡~」果頭帶來的中通竿好像探測到有點不尋常,發出警報。

「Wing~」提米得筏竿也感到海底的狀況有異。

「毒王,這裡是甚麼地方?」貝兒問。(註:貝兒,即BayGame X)

「這裡可能是龍哥的秘點,小心。」我輕聲說著,把釣組放下。

喝了一口美式,把杯子放下,遠處傳來一陣鐵鑊的炒香。

「爸爸,你到那裡去?」大女兒復活節期間放年假,難得每天在家,不用到醫院上班。

「唔~我忽然想去石硤尾走走。」我說。

有時候忽然想去一個地方,自己也不知道為何。

「石硤尾有間文具咖啡店去過嗎?」女兒問,立即用「話事鴿」傳來地方。

文具咖啡店的美式
文具咖啡店的美式

這陣香味帶著微焦,好像是炒蟹,但又不是,由偉智里傳來。

小時候住鳳凰新村,喜歡到「大江書店」逛逛,看看書,看看文具,特別是隔著玻璃櫃的英雄牌墨水筆,和那些「高不可攀」的「高仕金筆」,「派克墨水筆」,「犀飛利走珠筆」等等。中一的時候迷上了「電腦」,那時學校和家裡也沒有這玩意兒,只能翻閱著那本BASIC電腦編程自學,做書中的題目,腦裡推想答案然後再跟書內的答案比較。

「吱嗡~吱嗡~吱嗡嗡嗡~」忽然,果頭發勁,雙手高舉,海面傳出拍水的聲音。

上水,是一條斤多兩斤級的海鱸。

「這條鱸不像星鱸啊,沒看到牠那星點標記啊!」果頭說。

說著時,提米的竿又大動了,只見提米的筏竿劃出一道弧形,跟海底的力量抗衡著。

上水,也是一條斤多兩斤級的海鱸。

「卡~」海底忽然傳出一個魚訊,不算強烈。

「上劍勢!」貝兒身長1.4米,毫不猶豫地還擊。

「伏伏,伏伏伏伏~」自從新冠疫症出現之後,許久沒有感受過這種魚訊了!

是的,自從新冠,許多事情都不一樣了。

在家工作成為常規。起初在視象會議中看到英國的同事的背景是辦公室,後來辦公室變了家中,再後來視象會議軟件變成Zoom,同事們用虛擬背景,最常看到的,是三藩市的金門大橋吧?

「唔,有天疫情過後,一定要去看看這橋。」再喝一口美式,微笑著想。

再一條斤多兩斤級的海鱸上水了,這一條的「星星」非常明顯。

「這批星鱸真漂亮,尾巴是藍色的。」我說著,把鉤解開放進活倉。

「吱嗡吱嗡~吱嗡吱嗡~」那邊廂,果頭再使出中通神功,一條毫無疑問兩斤級的星鱸上水了!

「卡卡~卡卡卡~」這個時段,釣組放到底,稍為動一下,很快便有對手接應。

「悔劍勢~」貝兒舒展著筋骨,稍為拉一拉未達到過的弧度。

「太興奮了,很久沒有感受這種釣況,心臟弱一點也不行啊!」我笑著說。

在這個黃金三十分鐘,我們釣到十八條星鱸,把整個活倉都擠滿了。

龍哥怕我們消化不了這許多星鱸,把一些「比較小」的放回大海。

「這條牙衣也放走吧,好嗎?」龍哥問。

「好啊!」我們說。只見那牙衣中午撈上來的時候還是虛弱的,但坐了半天牢,「出冊」時很快便鑽進海底了。

回程的時候,迎面撲著海風,浪花打了上來,自風衣滑下。

隔著口罩,望著遠處碼頭的燈光,聽著那熟悉的引擊聲。

喝著咖啡,

活著的感覺又回來了。

One thought on “第301篇:海鱸行動”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