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篇:借我一副手絲

日期:2020-04-29,農曆四月初七,星期三
地點:西貢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9:00

再見了,黑仙
再見了,黑仙

「今天沙蝦沒貨,用赤米和紅蟲啦。」龍哥說。

「紅蟲好啊,高級魚餌。」我笑著說,把紅蟲剪短,剛好蓋住鉛頭鉤身,在「一水」放下釣組。

「卡。」忽然,有一個不清晰的魚訊。

「黑仙,這個是魚訊嗎?」我奇怪地問著,並試抽高一些,可惜稍微抽高便覺卡著了。

「噢,一定是掛底了!」心想。

「拿穩啊,毒王!」忽然,一道暴力搶奪我手中驚叫的黑仙。

「噢,天~」說時遲,黑仙已被扯落海。

「黑仙!黑仙呀!」伸手想抓住黑仙的竿柄已經太遲了,望著白色的竿身在水底消失。

哎,失手繩。

「龍哥,請借我一副手絲,好嗎?」我無奈地問。

「這副東水令牌給你玩一會吧。」龍哥笑說著,遞上一副十二磅,綁了個鉛頭鉤的手絲碌。

「毒王,係時候換竿啦!」筏狂說,阿瑟王附和著,「找天我們去一轉新華吧。」

「嗯~」我苦笑著,這時,東水令傳來魚訊。

「亢龍有悔~」班門弄斧地學著龍哥的功架,竟然也似模似樣啊!

上水,是一條十兩細鱗,我稱牠為「細細鱗」。

「我還有枝1.3米黑鯛仙人,毒王有需要找我。」黑人留言。

黑仙功績甚佳,北水上過赤鱲,東水上過牛廣,真不可少看這枝筏竿。

「龍哥,去釣鱸未?」五時左右,筏狂問。

「未去住~」龍艇漸駛近淺水區。

「一定有鱸的嗎?」阿瑟王疑似有疑。

「有九成機會有吧!」筏狂充滿信心。

忽然,阿瑟王有魚訊,上水是一條標緻的沙鑽!

不久,輪到筏狂,上水又是一條沙鑽。

「卡,卡~」看著隊友上了好幾條沙鑽之後,終於輪到東水令了。

「我抽!」已不顧功架,儀態,總之這條沙鑽一定要上水!

「太好了,這裡真是鑽礦啊~」我笑著說。

全艇起了二三十條沙鑽後,龍哥漸漸向著鱸穴進發。

「卡,卡卡~」這時,東水令又傳來魚訊。

「亢龍有~」忽然,對手反擊!

「我悔呀!」放了兩手,再拉過。

就這樣拉拉扯扯之下,一條斤頭青斑上水了。

晚餐的青斑
晚餐的青斑

「晚餐有著落了!」我在想著;這時,阿瑟王的竿忽然大彎。

上水,是一條斤半的星鱸。

「對於阿瑟王來說,是百分之一百了。」我笑著說。

忽然,東水令又傳來魚訊。

「這副手絲真神奇,果然是龍哥的寶貝。」心想。

「雙魚取水!我要跟阿瑟王一樣的!」我大叫著。

「伏伏,伏伏伏~」對手在頑抗著。

上水,是一條斤多的星鱸。

豉椒海鱸
豉椒海鱸

「星鱸怎煮最好吃?」我關心地問。

「豉椒蒸啦!」龍哥說。

「青斑跟細鱗清蒸,條星鱸就豉椒蒸啦!」晚飯時,在和記跟服務員說。

那是我吃過,最好味道的星鱸。

 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