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3篇:怪獸的產地

日期:2020-05-29,農曆閏四月初七,星期五
地點:西貢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9:00

龍潭東星
龍潭東星

「這裡有些南極蝦,今天有雞魚釣。」龍哥說。

近來生蝦的貨源不穩,龍哥在西貢買不到生蝦,莊臣托阿仁在大埔買。

龍艇在一水停下。

莊臣用手絲,隨意地放下釣組,阿仁也用手絲,細心地挷了個分鉤釣組,勾上幾隻南極蝦,才緩緩地放下。

左手握著貝兒,右手扳動出絲杆,放下生蝦。

很久沒有跟莊臣一起出海了,跟阿仁更少,印象中出過一次。

忽然,阿仁的手絲有異動,只見一手手不慌不忙地回絲,一條六兩的雞魚上水了!

「噢!真的有雞魚!」我驚嘆地說。

「這次不能『逆天而行』了!」心想。看著阿仁一條又一條雞魚上水,於是在工具箱拿出一副仕掛,來個「南水方程式」。

「卡,卡卡!」魚訊很快出現,上水也是一條雞魚。

「毒王,是否有一種南水的感覺?」莊臣笑著說。

「正是如此。」我笑著說時,海底又有動靜。

「上劍勢~」上水,是一條六兩的雞魚,真是暢快。

這時,阿仁又有魚訊,這一條好像較大~

「天~是金鼓!」上水的時候,眼前一亮,沒想到竟然有金鼓。

龍哥今天在一水逗留較久,直至雞魚的魚訊消失,才轉釣點。

船方停下,吹來一陣風,毛毛細雨。

「這種天氣釣魚最好。」龍哥說。

忽然,龍哥使出一招「突魚其來」,駕馭著水底下的對手。

上水,原來是一條金頭鯛。

「用生蝦一分為二,去殼便可。」龍哥說。

於是立即把仕掛換下,挷了個「二天分鉤」,用四號立鉤,每鉤上了一粒「生蝦粒」。

「卡卡,卡卡卡~」忽然,一道橫蠻的魚訊傳來。

「悔劍勢!」看著貝兒劃出一道像樣的弧形,感覺實在太好了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對手段段有力,非一般角色。

「上劍勢!」回了幾手絲,一道銀光自水底閃過,再回幾手,魚便上水。

「哈哈,這條黃立䱽胖胖的!」我笑著說,可惜鉤已入扣,唯有剪絲後把魚放下活倉,重新挷過釣組。

磅頭黃立䱽
磅頭黃立䱽

忽然,阿仁手絲有動靜,就魚的動作也比之前大。

上水,是一條斤頭的芝麻斑。

「這條是龍哥吩咐我釣的。」阿仁打趣說。

這時,莊臣的手絲也有動靜,似乎也是非一般對手。

上水,是一條斤半的星鱸。

「這次有貨交差了!」我笑著說。最近這批星鱸好評如潮,有說切薄片打邊爐甚佳。

上了幾條黃立䱽後,龍哥再轉釣點,停在前「黑沙黨大會」會議廳旁。聽說這兩年海事處有工程,黑沙黨員已逃得不知所終。

換上六號立鉤,這次用整隻生蝦。

忽然,阿仁的手絲有異樣,可惜一秒不到,阿仁猛搖著頭。

「不知是甚麼傢伙,竟被秒殺,絲也斷了!」只見阿仁看著斷線嘆息,並重綁釣組。

「難道有大物在附近嗎?」心想,立即換了隻生猛的蝦。

「卡,卡卡卡!」忽然,一道強魚訊傳來。

「悔劍勢~」貝兒彎著腰,看著水底深處。

「伏伏,伏伏,伏伏伏!」這道魚訊似乎是今天的重頭戲。

這時,阿仁也同時中魚。

上水,竟然是一條斤半多的東星斑,而且嘴角是阿仁和我的鉤,原來我們同時中同一條魚!

整天魚獲
整天魚獲

莊臣形容龍潭是「怪獸的產地」,一點也不錯。由於各種原因,這裡聚集了很多外來品種,是否造成生態災難可不得而知,但在這裡釣魚「可大可小」。

在群組發佈東星訊息時,把貝兒橫放在大腿上,手肘壓著竿身,生怕「飛竿事件」重演。

忽然,貝兒竟上下劇烈擺動,大驚之下,立即把竿按實。

「啪!」一秒之間,五號子線竟然斷了!

「天啊,原來怪獸仍在海底!」我開始體會剛才阿仁被秒殺的感覺了。

「看,有些蟹正游上水面。」不記得是莊臣還是阿仁說的。

「那些蟹發覺勢色不對,正在逃難呢~」龍哥半打趣說。

正說著時,龍哥忽然如臨大敵,正欲使出龍抓手的一式「見龍在田」!

「嗖~啪!」魚絲忽然超高速強烈拉出,並且斷絲!

「甚麼傢伙,只輕輕一逗,竟立即燒手?」龍哥驚嘆不已。

回程的時候,心裡既興奮,卻又因為解不開這個「怪獸迷團」,些微不忿。

「龍哥,如果釣到這怪獸記得發照給我們看看啊。」莊臣說。

龍哥點著頭。

帶著疲倦的身軀跳上小巴。

「怪獸怪獸,今天連斷我們三副絲,真高手也。」毒王笑著想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