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篇:沙巴總站

日期:2021-03-04,農曆正月廿一,星期四
地點:西貢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8:30

毒王的金頭鯛
毒王的金頭鯛

「等了這麼久,今天終於可以出海了!」我在龍哥的艇上開懷地說。

難得今天限聚令已改為四人,因為二人限聚令的緣故,許多艇家都選擇留在陸地,要出海的話除非一人包艇吧。

在家工作的日子好像比返公司更忙,一個會接另一個會。晚上下班後,我一定會出外透透氣,儘量爭取活動的機會,至少步行一萬步。

龍哥在一水停下。

「最近魚多嗎?」不記得是東尼抑或是奔哥問。

「最近比較少,有的都比較大條。」龍哥說。

「嘩,好有希望啊!」忽然之間覺得生活真美好。

也是忽然之間,奔哥的機會來了,只見奔哥熟練地操著那副三號手絲。

上水,竟是一條斤頭紅鮋!

「這條紅鮋好深色啊!」驟看之下是黑色,其實是深紫色。

「是本地海紅鮋,外水的是鮮紅色的,最近維港有人釣到。」奔哥不但是一本活的魚類圖鑑,並且對於本地釣況也非常貼地。

又再忽然之間,奔哥的手絲有異樣!

今天奔哥帶了兩副手絲,三號和五號,說五號會在「沙巴總站」才用。

那是龍哥為細陳餞行時帶過我們去的,那裡怪獸如雲,果頭曾經在那裡斷了幾十磅的絲。

只見奔哥從容不迫,一手接一手。

「噢!是沙巴!未到總站已經有沙巴!」我驚喜地說。

這條沙巴怕有兩斤吧?

「卡,卡卡卡!」忽然,白棍傳來喜訊!

「悔劍勢!」這招屢試不爽。

「伏伏伏,伏伏伏~」對手不甘示弱。

上水,是一條約斤頭的金頭鯛!

「好極了,一魚在手,世界擁有。」心裡得意地說。

四時左右,龍哥直飛沙巴總站,我從背包小心地拿出那副用來釣馬友的手絲。

「釣得。」龍哥習慣先熄火,再用剩餘動力去到排口。

忽然,手絲有魚訊,我不敢怠慢,站起來先抽三手!

「一零零一,二零零二,三零零三,起呀!」對手有點對抗,力度還可以。

上水,是一條斤多的青斑!

「好極,今晚叫果頭也來吃飯!」我笑著說。

這時,奔哥神色異常,如臨大敵。

只見奔哥一手比一手艱難,這對手來頭應該不小。

上水,忽然之間,

「啪!」五號絲斷了!

「噢,天,五號絲斷了!」在沙巴總站,已經不是第一次見。

晚飯的時候,我們都暢談甚歡。

奔哥是經驗老到的釣手,並且樂觀開朗,不因斷了大魚耿耿於懷。

「也許下一局吧,」心想。

怪獸,總會碰上你。

共 19,281 次, 今天 48 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