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毒王

攝於台中高美濕地

友都叫我做「毒王」。

有一年,忽然好想去釣魚。買了本「香港岸釣指南」看出味道來;學會了綁鉤後走到石澳呀,大潭呀這些漂亮的地方岸釣。

後來舊同事「頑童」教我到大潭租手划艇,自此常常獨個到那兒艇釣。有次用手絲釣上一條黃立倉,於是「中毒」。

「獨個兒在海上,發生事故怎辦?」某天,內子下令,不准單獨出海。

之後積極結交釣友和組織釣局。因為在頑童的社交群組常常鼓勵人買竿,買冰箱,買救生衣這樣那樣的,釣友們出擊多了也「中毒」;頑童笑說我播毒,綽號由此而來。

出海的頭半年常常暈船。好幾次在船上嘔吐至無物可嘔,只有白泡。

「哈哈,原來真有嘔白泡這回事。」當時心想。

堅持不吃暈浪丸,除了有次船家給我一粒有兔仔標誌的。這種藥吃了之後感覺抽離,更決心不用此物。半年之後,開始習慣五級風的環境了。

出海因為水深,用竿較方便,先後買過幾枝船竿。

第一枝在一間日本二手釣具店發現,覺得外型不錯,便買下了。出海時,釣友們見它硬得不曾彎曲,給它起名叫「誓不低頭」,簡稱「誓不」。「誓不」其實是一枝重火的假餌竿,在香港水域甚難碰到與之匹敵的。

也因此再買了較敏感,長一米的短竿「小美」。「小美」第一次出海時,因為我的疏忽,被大魚在幾秒內拖走了,現在相信仍在西貢海底。

「小美」走後,再買了一模一樣的「美兒」。「美兒」實是奇竿,跟毒王在南水創出「橫瀾竿法」,曾在西貢力戰四斤半的包公。

後來美兒因傷求醫,在大角咀某釣具診所碰到「千千」。「千千」天性聰敏,很快學懂橫瀾竿法的基本功。不過竿身較長,在大艇上使用不方便,用了幾次後送給朋友。

有次在觀塘某釣具店碰到「美兒」的同門師弟「小奧」,比美兒長十吋,用了四次,竟然在南水斷了。

2011年底動筆寫下第一篇「毒王的日記」,起初純是日記體裁,後來發展為介乎日記和小說之間的文體。

「那麼,日記內的漁穫是真的嗎?」也許你會問。

這一點,絕對是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