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4篇:路環記

日期:2019-07-27,農曆六月廿五日,星期六
地點:西貢內灣一帶
開始時間:12:15
結束時間:19:00

路環聖方濟各堂
路環聖方濟各堂

「龍哥今個星期六有位,你們有沒有人組隊?」澳門回港後不久,收到筏狂在群組發出英雄帖。

「我!」立即在群組舉手,星期六龍哥的位可遇不可求。

或者是受到大潭筏釣群組薰陶吧,出龍哥的水域很自然地帶上了「黑仙」。

北水一役,黑仙斷了竿頭兩節。

「黑仙,你今天還可以嗎?」龍艇在「高速公路」停下,七月的下旬特別熱;坐在船頭的是大師和「摘A小子」米克。

「狀態好極了,比以前反應更快,一會兒有些少魚訊儘管立即抽好了。」黑仙充滿信心地說。

「少了最敏感的兩節反應會更快?」有點不可思議。

「卡,卡卡。」放下餌不久,有些微魚訊。

「上劍勢!」一抽之下,立即感到有阻力!

「不如走港珠澳大橋吧?」心想。

對澳門最深刻的物事,相信是年幼時的印象。

「那次姨丈回來,說贏了錢,買了黑椒炸雞脾回酒店。」某次飯局中老表如是說,那次我們兩家人去澳門。

是了,在那把黑椒炸雞脾由雞皮紙袋中抽出的神聖時刻,忍著辣一口一口把雞肉撕開。

超級無比絕對難以形容的好味道。

長大之後去過澳門幾次,一直沒有好好研究一下地圖,所以從地理上說不出去過那裡,也再碰不上黑椒炸雞脾。

「船家可以來這裡釣魚嗎?」當金巴在橋上走著的時候,心想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久違了的魚訊,讓黑仙漂亮地彎了一個腰。

上水,是一條約斤頭的黑沙。

毒王的黑沙
毒王的黑沙,豉油王煎封

這兩年這個水域的黑沙明顯減少了,原因未明。

「龍哥,黑沙怎樣炮製才好?」不記得誰問。

「豉油王煎封啦,最好食格嘞。」龍哥說。

忽然,摘A小子的手絲有異樣!只見米克的手勢跟以往比已大為成熟,非常鎮定,一手一手地起。

龍哥的撈箕已準備好。

研究了地圖及網上資訊之後,決定到路環走一轉。

「給我一個葡撻,一杯黑咖啡。」在安德魯咖啡室坐下,看著餐牌掙扎了許久。

走在十月初五馬路上,正值退潮,星期一的下午也沒有幾個遊人,在寧靜中慢慢走近聖方濟各堂。

那是一幢雞蛋黃的小教堂,門窗髹上了淺藍色。進入教堂後,是一個讓人禱告和敬拜的地方,也擺設了不同的聖經人物的像。

向碼頭方向走,會經過一些海味店。可以想像得到,這裡曾是漁村,後來行業式微了,人們靠其他行業謀生。

「陳皮魚扒撈粗,一枝維他命。」在碼頭麵館坐下,這時有點口渴。

上水,是一條斤頭的芝麻斑。

米克的芝麻斑
米克的芝麻斑

傍晚時分,龍哥慣例回到淺水區。

「卡,卡卡!」忽然,黑仙又有動靜。

「上,劍勢!」這次也是不再被動,立即遇上對抗力。

「伏伏,伏伏!」對手也不是弱者。

撈粗當然好吃,魚餅也是美味非常;維他奶讓我想起小學的時候,喝完了真想再來一枝。

「夠了,別放肆啊!」心裡的體控機制又及時發揮作用了。

喜歡走路環這段路,喜歡這種讓心靈得以沈澱的空間。

上水,是一條金頭鯛,十二兩吧?

回到外港碼頭,看到政府的宣傳品,想把澳門打造成為多元化產業的城市,包括新的技術,例如雲運算。

「加油啊~」在心靈的殿裡,獻上摯誠的祝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