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0篇:我家的小鬆餅

「不如我們投票,給小狗改一個易叫又不會讀錯的名字好嗎?」內子在話事鴿發訊。

給了三個選擇:Choco,Emma,Muffin。

「Mochi 好嗎?」大女兒的第四個提名。

「冇錢?」內子發了個笑臉。

「Emma = 阿嫲?」我笑說。

「Muffin!」小女兒說;轉眼間這孩子已讀大二了。

就這樣,Muffin (小鬆餅)成了我家的最小成員。

第一眼看到小鬆餅,是在某天晚上,教會的組長聚會之後,在通菜街的一間寵物店前停下來的一刻。

「這狗狗好可愛唷~」心想,但為了不讓自己心軟,看了幾眼便走開,去了對面街的另一間寵物店。

可不一會兒,雙腳又自動地把我帶到這店前。

「要抱抱牠嗎?」店員笑著說。

那一刻,我的心彷佛回到了多年前。

「如果有一天,爸爸在聖誕節捧著一個紙盒回家,裡面有隻小狗,你說好嗎?」一直以來,大女兒都喜歡狗狗。

「都是騙人的。」大女兒說我每次都是一些假設性的說話。

內子說,養狗是一件嚴肅的事情,責任相當重,養了就不可以放棄。

「要抱抱牠嗎?」店員笑著說。

「嗯~好吧~」把這毛茸茸的小東西接過來時,竞有一種難以抗拒的期盼。

「牠多大啊?」我輕聲地問。

「未夠三個月,已打兩支針,還差第三支。」店員說。

小東西嗅著我的手,舔了一下。

一個星期後,小鬆餅有了自己的家,那是客廳中的一個小小地方,放了圍欄,飲水器,便便墊。

「Muffin,過來!」最初的兩星期,小鬆餅對於自己的名字沒甚反應,對說話不大理睬。大女兒設計了一個「看護板」,記錄何時吃東西,何時洗澡,何時梳毛等等。內子有養狗的經驗,且愛整潔,小鬆餅來了沒幾天便被洗個乾淨,由蓬鬆可愛變了濕水狗,再變成發出一種乾淨的味道。

Muffin 3個半月大

每個家庭成員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看小狗。 小鬆餅個多星期後已經懂得用後腳站立,雙手壓著圍欄邊,擺著尾巴要人抱。

「汪,汪汪汪!」當內子吸塵的時候,這小東西像如臨大敵一樣,展現狗威。

「 Muffin,坐!」第一星期,小眼睛望著你,甚麼也不知道。

「 Muffin,坐!」第二星期,手裡多了點小零食,那是訓練的本錢。

「 Muffin,坐!」第三星期,小眼睛開始嘗試坐下,目不轉睛看著小零食。

「乖小孩!」我說著,給了點獎勵。

每天在家庭群組盡是小鬆餅的「新聞報導」,「又在地板便便了」,「吃著飯」,「打針針」,無數的相片,「貼紙」,好不熱鬧。

「你們中毒了!」毒王笑著說,

或者那是另一種傳染病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