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篇:忽然,白棍飛身而出

日期:2020-12-15,農曆十一月初一,星期二
地點:大潭港
開始時間:10:30
結束時間:16:00

毒王的牙點
毒王的牙點

Block Leave的第一天早上,來到大潭,把艇划到立位附近停下。

「這年沒有停過,今天終於休假了。」佐Sir笑著說。

「是啊,這年的項目特別多,相信明年會更忙。」我說,把青蟲勾上手絲,拋到遠處,把白棍暫且放在一旁。

佐Sir是同事,今天帶了支筏竿來。

「格格格格格~」手絲轆放下不久,忽然被拉動著,跟艇上的木板磨擦。

「噢,天!」立即撲出握著那不停搶奪的魚訊,然後徐徐收回絲。

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黃腳立。

「看來幼絲輕鉛真有作用啊!」心裡微笑著,看著手上那副1.5號絲和五克鉛。

這天氣溫下降至攝氏十三度,我設下了三度防線:最內層Heatech,然後是運動長袖上衣,最外面是羽絨,這讓我划完艇後還感到有點熱。

「怎麼開始釣魚的?」佐Sir問。

「多年前工作不開心,那時候常去石澳,大潭。」我回憶著說。

(忽然想起那一年,在大潭抽水站碼頭的師兄,曾告訴我要用一號絲釣黃腳立。)

「卡,卡卡。」這時,手絲又有動靜了。

「亢龍有悔!」學著龍哥的「龍抓手」,一手手地收著。

「這條是甚麼魚?」佐Sir問。

「是絲立。」我說,不過鉤入了扣,唯有剪絲。

不多久,佐Sir的竿大動。

「慢慢來,不要急。」我說,只見竿已大彎,不停地點水。

銀光漸現,撈箕一抄。

「噢,好大條絲立啊!」這一條有八兩,佐Sir笑得極開懷。

後來魚訊漸稀,下午一時正,我們把東大街買的北菇雞蒸飯拿出來吃。

「在艇上吃蒸飯真是一種享受。」心想。

忽然,白棍飛身而出,半支竿飛在水面之上。

多得上幾次教訓,這次縛了失手繩!隨即飛身撲出,握住白棍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一道強頑的力量傳來。

「悔劍勢!」由於水不深,十多手絲之後,一條十兩的牙點上水了!

今天魚獲
今天魚獲

「火點和牙點有甚麼不同?」佐Sir問。

「火點英文Russell Snapper,最大兩斤左右,牙點英文John Snapper,鱗片中間有黑點,最大可達十斤八斤。」我說。

下午三點左右,沿回程方向把艇划近岸,釣了一些連米和齊頭閘。

在東大街的安利坐下,佐Sir不消一刻便清了那碟坑腩魚片撈粗。

「還要落單嗎?我們堂食到六點。」服務員問。最近疫情又嚴峻了,差不多每天新增百單。

「唔,一件西多士吧。」佐Sir說。

告別佐Sir後,沿著東大街,走在筲箕灣道上。

「今年做過些甚麼呢?」毒王在想。

共 14,477 次, 今天 8 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