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篇:當太陽出來

日期:2017-03-04,農曆二月初七,星期六
地點:又一魚排
開始時間:09:15
結束時間:17:15

毒王坐在排上

「很早就出門了吧?」我們都好奇地問非比。

「大約五點幾,在路上花了三個小時。」非比老遠由深圳過來,實在難得。(見第53篇:澳頭初探

第一次上排,是兩年前的事,那一局去了沙頭角,打了龜。

第二次是幾個月前跟何西拜會「不敗幫主」,那裡的泥鯭肥美非常;不過並非經常有機會,要有何西的「不敗密令」才行。

「這個是又一排主的電話,你可以試試。」有一天,何西發了個短訊給我,是另一個排的。

「汪汪,汪,汪!」駛近排的時侯,小狗跟我們打招呼。

揪哥,處長,果頭,黑人熟練地找著一個「泥鯭池」圍著釣,而阿瑟王和非比則在排邊找其他魚。

「還是釣老地方吧!」心想。

早上天色陰沉,魚訊稀疏。

「卡!」等了良久,終於出現魚訊。只見波仔微彎了一會,化去對手的蠻力,一條手板大的泥鯭上水了。

忽然,不遠處有些聲音。别過頭一看,原来是揪哥上了泥鯭。

在魚排上釣泥鯭是非常寫意的事情。找個好位置坐好,魚餌放在身旁,前方海面放一個魚籠養著釣上來的魚;享受那種不需要有釣大魚的「雄心」,默默在清潔的水域,密密收魚的過程。

中午過後,太陽露面了。

「卡卡,卡!」海底明顯地充滿了生機;上水,是一條可樂罐長度的泥猛。

「非比,過來這邊試試?」我誠意邀請。

陽光充沛的時候,泥鯭特别多。看著籠子起初十條,然後二十,三十…

忽然,非比的竿大彎,真教人緊張起來。只見非比努力地絞呀,絞呀,

一條七吋長的大泥鯭上水了!

毒王的收穫

這時,輪到黑人有動靜。黑人操控筏竿有一手,另一條大泥鯭又上水了。

當太陽躲起來的時候,泥鯭也然。

「出來啊,泥鯭!出來!」心裡呼叫著。記得「魚隱」曾說,泥鯭有太陽才好釣。(見第25篇:東海漁隱

回程的時候,非比把釣到的都送我。冰箱裡有四十條泥鯭的感覺也是蠻不錯的。

「有誰要烏頭啊?」忽然聽到排主的聲音。

排主掌握了烏頭出沒的時間,手到拿來;每次上烏頭都在排上同一位置。

「我要!」處長最快回應,然後笑著拿了條斤頭的放在海鮮膠袋。

這天,我們或多或少都有些魚穫帶走,除了非比;

跟我們告別後,上了最後一班油塘開出的跨境巴士回深圳,

帶著一箱瀟灑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