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篇:白鹿天

日期:2019-08-24,農曆閏七月廿四,星期六
地點:西貢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8:30

快傍晚了
快傍晚了

颱風「白鹿」擦過香港八百公里外,天氣異常炎熱,幸好有一點風。

整個早上都沒有甚麼收獲,午後龍哥轉到一個新位。

手持筏竿的筏狂和奔哥紛紛放下餌。

「毒王,這裡魚訊頗豐富啊。」美兒說。

「是啊,想不到龍哥今天帶我們來這個新點。」說時,有點兒愧疚近來太少帶美兒出戰。

忽然,龍哥使出一式「突魚其來」,一條斤多的白鬚公上水了!

「天啊!」船上傳來一股強烈的腥味,是白鬚公的身分象徵。

有些魚上水後看也不用看就知道是甚麼魚。

「毒王,小心!」忽然,美兒捕捉了一個非常輕微的魚訊,一抽之下,強力反抗!

「讓劍勢!」美兒竿身開始有些老化,但仍然有充足的彈性去化解這道力。

「伏伏,伏伏伏!」對手有些來頭。

上水,是一條標緻的金頭鯛,這種魚據維基說是立魚中最好吃的品種,City Super經常見到,價格不菲。對我來說,最好吃的立魚是過斤的白立。

不多久,奔哥手中的MR有反應。

只見MR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,把對手控制在這個能量圈之中。

不多久,對手上水了,也是一條金頭鯛。

喜歡跟龍哥在內灣釣魚。通常早上十一時幾個釣友在餐廳集合,吃個休閒的午飯,再去街市買冰,在十二點左右到勝記碼頭等上船。內灣的魚種來源雖然甚雜,但我沒有必須要釣甚麼來源的魚的思想束縛,只管細味那未知的過程,沈澱自己整個星期累積的不快。

奔哥的MR又動了,真是一支魔杖。

上水,是第二條金頭鯛了。

我仍然有帶甚麼竿出戰的掙扎。筏竿很好,是釣黑沙的好拍檔,但遇上巨物以我的筏技容易被秒殺。船竿很好,稍為大的魚都無問題,但太精的魚卻「一掃便知龍與鳳」,不輕易吃餌。果頭的哲學清析:「寧無細魚,不失巨物」,所以必定帶船竿。

傍晚時分,龍哥駛向淺水區。

這時,輪到筏狂的筏竿有反應。

只見筏狂站起來,操控著那個弧度,對手也不甘示弱。

奔哥一早已收起魚絲,讓隊友沒有炒線之憂。

我則拿起手機,拍攝著一套「筏釣教程」。

幾分鐘後,見證了一條十多兩的黃立䱽上水。

整天魚獲
整天魚獲

「毒王,可以用藍牙傳送幫我拍的video嗎?」晚飯的時候,筏狂說。

「我剛發出話事鴿了。」我笑著說。

「話事鴿的解像度不夠啊。」筏狂說。

「噢,我倒沒有想到啊。」於是打開藍牙,在茶餐廳裡傳送著檔案。

然後,我們各自又走進手機的世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