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篇:本部筏釣

二零一八沖繩秋釣之一
日期:2018-10-18,農曆九月十日,星期四
地點:沖繩島本部町筏排
開始時間:08:30
結束時間:15:00

早上開門時間

「唔,海生活釣具店在那裡呢?」到了本部町海旁,導航系統顯示店子應在附近。

「看,就在前面!」安祖眼利,五十米外,有個「海生活海屋」的牌子。

「呵呵,就是這間了!」看到跟網上相中一模一樣的釣具店,有種「找到了」的興奮。

店子不大,剛開門,因見老闆娘忙著整理格局,不想立刻打擾。

早在七月,已在網上預訂了今天的「本部筏釣」。「本部」是這因為這區叫「本部町」,「筏釣」是指在海上的「筏」(香港稱為「排」)上作釣。

把在港打印好的電郵確認書給老闆娘,只見她點頭示意,然後為我們四人預備了每人一枝海釣竿連直絞,一副仕掛,一粒15號日本鉛,一個誘餌籠,兩大磚誘餌用的南極蝦,和兩份南極蝦釣餌。

繼而遞給我們一張溫馨提示:

「閣下如果覺得彈藥不夠,可以付費購買足夠的。排上沒有店舖,如要船家接載回岸,則額外收費,五百日圓一次。」

「買多兩套吧!」我說時指手劃腳,如果可以用日語交談多好。

我們的釣具

船在百米之外的碼頭,我們興奮地急步走。

「躂躂躂~」大約十分鐘,就到了海中心的一間「屋」。裡面有長枱,有燒烤爐,有乾淨的洗手間,有分類垃圾袋,把可燃垃圾,金屬罐,和膠樽分開。

垃圾分類收集處

既藍且澈的海水,無限量供應,

本部筏

縛好仕掛後,我們相繼放下釣組。

本部筏上

「一,二,三,四,五,盪劍勢~」這一式最適合這配置誘餌籠的釣組,把南極蝦味「盪」出來。

「卡卡,卡卡卡~」很快,魚訊來了!

「上劍勢~」雖然租來的不是常用的橫絞,而且齒輪比不大,但還可以馬馬虎虎地把魚上水了。

「好漂亮的第一條魚啊!」是一條日文稱為トカジャー,台灣稱為「倒吊魚」,英文稱為Surgeon fish的魚。

毒王本部筏第一條

不多久,輪到安祖有動靜了。上水,是一條~

「好像水族館養的。」說不出名字,有點像神仙魚。

安祖拍完照便放流了。

不多久,CY的釣組出了點狀況。

「來,讓我試試。」費了一點力,把掛底的釣組扯斷了,再重新縛好。

這時,那邊廂的㬢少開始發功,「失驚無神」地竟起了一條色彩繽紛,似上了顏料的沙鯭。

(「是畢加索炮彈魚。」寫日記的時候在「金爆」求救,奔哥立即回應。)

畢加索炮彈

來到沖繩,發覺認識的魚類非常有限。

這時,安祖的竿又有異樣,只見他不停回絲,又一條倒吊上水了。

回頭看看CY,只見她吃力地回絲,竿彎得好像掛底又好像有魚。

「會動的。」CY說,捉緊竿身。

「讓我看看。」飛奔去接竿時,竿尖傳來頗大力量!

「悔劍勢~」雖然竿不就手,但還是回了兩下。

「伏,伏伏伏~」對手非常強橫,絕不好惹。

「上劍勢~」再上了幾手後,魚身漸現。

一條約兩斤,閃閃發出藍綠金屬光的鮫魚上水了,好漂亮的傢伙。

鮫魚

「你的釣組不到底嗎?」我好奇地問,因為鮫魚應是中層魚啊。

「是的,因為怕掛底,所以沒有放盡。」CY說。

這個排真有可為。

中午時分,下了一場驟雨。海底比早上更活躍。

「卡卡,卡,卡卡卡~」忽然,一個急速的魚訊又來了!

「讓劍勢~」出招的時候,心裡說:「仕掛啊仕掛,你千萬要支撐得住才好啊!」

「伏,伏伏伏伏伏~」這條魚真是充滿活力,絕不妥協。

「上劍勢~」有機會便回絲,回絲。

「伏,伏伏伏~」又來了,唯有稍稍讓一讓。

「上劍勢~」回絲,回絲,回絲~

上水,是一條斤頭的藍GT!

毒王的藍GT

海洋並不讓我們閒多一分鐘,CY的竿又大動了,這次更非同小可!

飛身接竿時深知不妙。

「伏伏,伏伏伏~」

「讓劍勢~」

「伏,伏伏伏伏伏~」

「上劍勢~」

不多久,一道金光在水面出現,而且加速把魚絲拉走!

「伏伏伏,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,伏伏伏,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」

「啪~」忽然,最不幸的事情發生了,仕掛終於「掛」了。

「好強的東西啊~」雖然上不到這條金光閃閃的魚,但也深感榮幸和牠打個照面。

看看冰箱,有種不枉此行的感覺。

是日冰箱

「我們四人打算下午三時回程。」在手機發出日文短訊。提早回航是因為要送曦少回那霸機場,趕上去北京的班機。

「不要給晚餐拍照放進群組,否則我可要退出群組啊~」曦少打趣著說,然後在機場跟我們揮手道別。

晚餐在那霸的牧志公設市場二樓,享受著「大排檔」的感覺。我們揀了一間說普通話的店子。

「我帶你們到地下的魚檔,你們幫襯買一點東西,他們可為你處理魚獲。」店哥哥說。

魚檔一角

「這魚有毒,不好吃。」魚店在九條魚中剔走了大泥鯭之後,又趕走了畢加索。剩下的七條魚,只有一條被「選中」做刺身。

藍GT刺身和買來的螺刺身

我們三人分著吃藍GT刺身,和鹽燒魚,始覺魚獲多過我們肚子可盛載的。

「日本人不吃泥鯭的嗎?」毒王在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