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7篇:東星大法

日期:2019-09-17,農曆八月十九,星期二
地點:沖繩慶良間群島
開始時間:08:30
結束時間:18:00

慶良間一帶

「我們先釣魚餌,每人十五條,然後去釣斑。」飛馳了一個半小時,船進入慶良間群島,甫停下,船長給了簡單指示。

「毒王,我們在那裡?」正準備裝上橫絞的時候,「誓不」好奇地問。

「我們到了慶良間群島啊。」我笑著說。

慶良間群島,位於那霸市以西約四十公里,日語為「慶良間諸島」。這裡的水,清澈無比。

「毒王,這是誰啊?」誓不忽然留意到那個要上螺絲的新絞,有點疑惑。

誓不和阿勇

「呀,這是你們的新拍檔:阿勇,誓不。」說的時候,阿勇已安裝好在誓不的手柄上。

「阿勇,看不出你個子不小,卻又不重啊!」誓不詫異地說。

「嗯~離家的時候,工程哥哥說我是鈦合金打做的。」阿勇帶點自豪地說。

「鈦合金,即是做飛機的金屬啊,怪不知得!」誓不隱隱透出喜悅。

拿起一副仕掛,用正宗的日本手法拉出(註),然後繫上二十號鉛。

「必!」船長響起放魚餌的訊號。

放下海不久,立即有魚訊!

「卡卡!」魚訊不強,誓不輕易拉上,是一條橙紅色的小三鬚!

三鬚魚餌

「這些做餌的,可以放在這個桶內。」船長指著活倉旁說。

非比首次來沖繩,用船長提供的竿,不一會便抽了幾條小三鬚。同船有三位來自香港的新朋友,阿文,泰利,和沙朗,也上了不少三鬚。

「啪啦,啪啦~」這時候,白頭浪不停拍打船身,是六級風的格局。

「必~必~」船長這時響起兩個「必」,表示要收魚絲,準備轉位了。

整個上午,收集了一定數量的三鬚之後,船長帶我們去一個新點。

「這裡可以釣魚餌,也可以用魚餌釣斑。釣斑的話,轉用這釣組,用三十號鉛。」船長說時,指著另一款單鉤的釣組,子線約一呎長。

忽然,泰利的竿有異樣,正吃力地慢慢回絲。

回了幾分鐘後,阿文拿起撈箕,往海中一抄~

「天,好大條啊!是甚麼魚?」沖繩的魚類圖鑑記錄了沖繩的242種魚,我認得的,可能只有十分之一。

泰利的海底飛龍

「是海底飛龍。」不記得是誰說的,只記得這條魚約有八斤重。

這時,非比的竿也有異樣,一手一手謹慎地回絲。

上水,是一條斤頭的燕星。

「小心,毒王!」忽然,海底出現一個擄掠式的魚訊。

「啪!」二號布線立即被秒殺。

「天!難道布線不夠力?」心想,唯有放下誓不,借了船長提供的竿。

不一會,非比又有異樣!

這次的對手更不好對付,我拿起撈箕準備迎接~

上水,是一條兩斤半的目標魚:東星斑!

「卡擦!」拍下了非比非比尋常的英勇魚獲照之後,繼續作戰。

隨著時間消逝,心理壓力開始大了。

「難道真要遠道而來,打龜而回麼?」心想。

看了一眼冷落在一旁的誓不,忽然想起一件事。

「斷布線的位置可能是縛轉環時不夠實淨,未必錯在布線力度和誓不的硬度啊~」於是重新換上誓不出戰,這次更小心地處理轉環的結。

「卡卡卡,卡卡卡!」忽然,有一道強烈魚訊傳來。

「我砌~~~」誓不跟阿勇甚有默契,上絲的時候暢順無比,似乎不放對手在眼內!

上水,也是一條兩斤半的東星!

毒王和非比一人一條東星

「呵呵,中目標魚了,感恩啊!」如釋重負。

「必~必~」不多久,又要轉位了。

「必~」

「卡,卡卡~」停下不久,又有魚訊。

誓不點了一下頭,然後挺起腰,不停地回絲。

上水,是一條斤頭的燕星!

見三鬚魚餌已用光,唯有把一些小魚起肉作餌。

「卡卡~」有個不大的魚訊,上水,是一條色彩豐富類似沙鯭的魚,八兩左右。

這時,船家走過來,手裡多了一條三斤半的東星。

「看,用活餌才釣到這種魚,我的桶子裡還有些,你拿去用吧!」船長笑著說。

後來再上了一條東星之後不久,便回程了。

東星麵豉湯

「呵呵呵,毒王,那麼早回程嗎?」浪怪忽然現身,猛烈的浪衝擊船身。

「是啊,浪怪,也不早了,今天能夠出海已經很滿足了。」我心不在焉地說。

「這些魚吃不完怎麼辦?」心想,不知是否叫「快樂的煩惱」。

「拿著這代用劵到指定的魚具店,可以免費低溫儲存魚獲,直至離港前取回。」兩小時後到了碼頭,船家手裡是一張黃色的票子。把車開到魚具店,交給職員,然後再去久茂地「李生食堂」的時候,已是六時多了。

「都說釣魚郎吃魚最豪!」晚飯時,笑著跟非比說。

我們兩人分著一條兩斤半的東星,做了日式三味:東星刺身,蒜片牛油煎東星魚扒,東星頭麵豉湯。

「卡卡卡,卡卡卡!」一口麵豉湯,

在心靈激盪著。

(註:開日本的仕掛時,不需要把卡紙拉出膠套,而是把扣竿的那端扣上,左手隔著膠套輕輕握著仕掛,右手握著扣竿的那頭用陰力拉,仕掛便會順利拉出,不怕糾纏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