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篇:火點點

日期:2018-06-16,農曆五月初三,星期六
地點:西貢一帶
開始時間:12:30
結束時間:19:00

出發了

「今個星期六龍哥招兩位。」三天前,筏狂在群組發訊。

「舉手!」奔哥在兩分鐘內立即回應。

「舉手!」雖然慢了些,但總算「入伍」了。

天氣酷熱,龍哥的艇向東行,來到一個泊了不少遊艇的內灣。

「這裡曾經來過,有小黃腳和小火點啊。」心想。

即使是小小的一個西貢內港,魚種的分佈似乎是一個常數,即是某種魚在某些地方出現的機會率非常高。好像黑沙多在「一水」,「黑沙黨總部」出現。而這個火點之地,我稱之為「火點點」。

忽然,筏狂的筏竿起了弧度,不多久,一條火點上水了。今天的火點比上次來時大了不少。

「卡,卡卡卡!」不多久,輪到東東有魚訊。

「悔劍勢~」竿勢甫出,對手立即猛烈還擊!

「伏,伏伏伏伏~」這道力頗為像樣。

「格,格,格!」拉力拉出東東的三格能量,回了幾手絲之後,一條顏色鮮亮,有一個大黑點的東西上水了!

「嘩,頗大條啊!」上水的,是一條十二兩的火點。

大火點

「好極了,開場三十分鐘已射入一球,哈哈哈!」心想。

釣魚是一種「可大可小」的遊戲。有時候,在大船上,用仕掛釣釣池魚,又或者在魚排上釣泥鯭,也自有其樂趣;心底裡仿佛追尋的是一種「相對」的「難得」。釣池魚之際,想碰上金邊池;釣泥鯭之際,想出現二十五厘米的。

或者天氣太熱了,「火點點」之後,轉了幾個位都沒有甚麼魚訊。近傍晚時分,回到「一水」。

「一水」明顯地魚訊較豐富,海底似乎有東西在試探著。

忽然,有一個輕微魚訊。

把竿稍為拉上之下,對手立即發力!

「伏伏伏~」終於顯露真面目了,力度不錯啊!

「格,格,格!」東東又被拉出三格,能量一發,回了十數手,魚身漸現。

「嘩,好大條石蚌啊!」這條大概斤頭。

毒王的石蚌

「哈哈,入兩球!」心想。

「噚~」忽然,龍哥使出龍抓手那魔法般的一式。

「是~雙龍取魚?」正想著時,一條跟剛才一樣大小的石蚌竟上水了!

「神奇啊!」船家即是船家,功力深厚。

就像所有釣局一樣,黃金時間是短暫的。

六個小時的一個釣程,或者在生命中眾多的事件中毫不起眼。但我一定不會忘記這條火點,曾經在這局,眾多的火點中,

突圍而出。